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江卿卿慕容遲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

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

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落塵

作者:蘇九

時間:2019-10-06 18:03

評語:一手毒術殺惡人。

江卿卿慕容遲小說叫做《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這里有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小說在線閱讀。江卿卿慕容遲小說主要講述了:上一世,就因為江卿卿是個丑八怪,不得夫君喜愛,被渣男害死。重生,她要借助力量改變容貌,殺惡人。可是戰神慕容遲為啥纏著她。

精彩節選:

江鶴離目光一落在小廝身上,那小廝便慌了。

他就是和自己表妹相好,以為今日二小姐生辰宴,這里沒人,便想約個會,沒想到先是表小姐,再是大小姐。

一個勁的搖頭,“老爺,奴才不知這封信為何會在這兒,奴才是真的不知啊。”

“混賬,信都在你身上了,你還說不知?”

“老爺,奴才是真的不知,奴才是來和自己表妹約會的,至于其他,奴才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小廝拼命的說著,只差把嗓子都要叫破了。

江婉婉格外得意,讓她陷害自己,報應來了。

不過,這信是怎么回事?

趁著沒人看見,用手碰了一下江錦柔,江錦柔瞪了她一眼,示意讓她別說話,她的事都還沒定論,萬一再出個其他的事就麻煩了。

上前一步,接了信,看了許久,才溫聲道:“從上面的字跡看,的確是卿卿寫的。”

“爹,字跡雖是女兒的,不過卻不是女兒寫的,女兒亦不知,為何在他身上,會有這樣一封信。”江卿卿淡淡道,臉上不見慌亂,似乎根本沒將事情放在心上。

“混賬,白紙黑字,你想抵賴不成?”

“爹,有人冒充女人的字跡,也不是不可能的,不如爹去查查,好還女兒清白,爹是相信女兒不會做出這樣的事的吧?”

一頂高帽子被扣上,江鶴離想不查都不行,嗓子里哼了一聲,不滿道:“去把府中會識字的丫鬟奴才都找過來。”

“爹,這樣的事,又怎么會是丫鬟奴才敢做出來的,爹不如去竹苑居和好聽雨軒查查吧。”

江婉婉心沉了一下。

什么意思?

難道這個賤人已經知道了什么了?

她一直在暗中陷害她,故而臨摹了她的字,練習的草稿都還在閨房里,若是被查出來,這封信豈不是……

不對,信明明不是她寫的。

起初,莫名其妙出現個小廝和她牽扯不清,后來,又出現帶有江卿卿字跡的信,如今她又要去自己院子里查。

一切不言而喻。

這個賤人是沖著自己來的,她竟然一直看不透。

江卿卿心思何時變得這般可怕了?

江婉婉后背直發涼,連忙上前幾步,神色間有些慌亂,“舅舅,讓采菱跟著一起去吧。”

“是啊,采菱知道婉婉的東西放在哪里,跟著去也方便些。”江錦柔跟著道,她自是知道婉婉模仿江卿卿字跡一事。

“既是搜查,自家院子里的人應該避嫌,大哥,不如,我替你走這一趟吧。”寧氏開嗓,她也看明白了些。

卿卿在看見有自己字跡的信掉落出來,不慌不亂,反而要人搜查府中小姐屋子,婉婉卻慌了,其中定有貓膩。

江鶴離應下了。

整個過程,江婉婉一張臉都不好看,她藏的隱蔽,應該不會被找出來的。

約摸著過了半個時辰,寧氏回來,手中卻拿了一沓宣紙,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跡。

寧氏掃了江婉婉一眼,冷冷道:“大哥,若再不好好管管,我們江府大小姐很快便被一個外來的表小姐陷害了,還真是不查不知道。”

說完,將手中的宣紙盡數朝著江婉婉摔了過去。

那些宣紙上面,盡是江卿卿的字跡。

江婉婉一下子慌了,整個人跌落在地上,狼狽至極。

“婉婉,你為何要模仿我的字跡?”江卿卿抓起其中一張,厲聲道:“所以,這封信,也是你冒名頂替替我寫的吧?”

“我……我……”

“你還做了什么?婉婉,我一直將你當成妹妹,沒想到,你卻這般惡毒,如今看來,你是想陷害我的名聲,那么李少爺一事,也是你一手策劃的吧?”

“卿卿,這是一場誤會,婉婉不會這么做的,至于字跡,總不能她會寫你的字,就是她寫的信吧?”江錦柔辯解道。

婉婉真是大意了,中了別人的圈套還不自知。

“小姐,如今李少爺在柴房,事情真相如何,把李少爺帶來一問不就知道了。”連翹在一邊提醒道。

“你們還不趕緊把李少爺帶過來,事關大小姐聲譽,還愣著干什么?”寧氏向來性子柔,從不會厲聲說話,如今一句句,字字犀利,下人哪敢不去。

李現很快被帶來,他被套了麻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眼睛腫了一只,壓根看不清人。

江鶴離看見李現的樣子,火氣便不又竄了上來,“李少爺,今日你為何會出現在我府中,又為何,出現在江府后院巷子口?”

李現看了許久,才勉強看的清人,對江鶴離做了一個輯,“今日我受了表妹邀請,來參加生辰宴,不想府中江大小姐卻讓身邊丫鬟塞了一封信給我,約我在后院相見。”

他不知發生的事,自然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事。

江婉婉只恨不得讓李現趕緊閉嘴,江卿卿早就拿下了李現,卻讓他在自己模仿她字跡事曝光之后才讓他出來,分明就是故意的。

小廝的信和她無關,李現身上的信,卻是她親自寫的,目的就是為了抓奸的時候,讓人誤以為是江卿卿勾引的表哥。

如今,全完了。

李現說完,把信從懷里摸了出來,“江老爺,我是按照信上的內容來的,卻被你府中丫鬟打了,你可要給我一個說法。”

寧氏接過他手中的信,對比著看了看,才道:“大哥請看,這兩封信的落款卿一字,都少了一筆,從竹苑居里搜出來的宣紙上,亦是如此,這些字跡,都是出自一人之手。”

什么?

怎么可能。

江婉婉模仿的時候有個壞習慣,原本以為不重要,別人不會看出來,如今小廝的信上怎么會有。

急急忙忙奔過去,果然是有的。

可若是江卿卿陷害自己,她為何會知道?

要知道,她這是第一次用她的字跡來陷害她。

臉色由白轉黑,由黑轉白,嘴唇動了動,“怎會這樣?”

“婉婉這是承認模仿我的字跡,陷害于我了?”江卿卿問道。

江婉婉自知失言,連忙改變話語,“大姐,我沒有,我怎會害你?我若是害你,我為何還要自己過來,給自己一個在場的證據?”

  • 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 截圖1
  • 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 截圖2
  • 醫妃盛寵,王爺請自重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