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魔主張凡蘇撫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修真魔主

修真魔主

修真魔主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老胡椒粉絲

時間:2019-10-06 15:00

評語:一拳破萬法!肉體如神明!

張凡蘇撫小說叫做《修真魔主》,這里有修真魔主小說在線閱讀。張凡蘇撫小說主要講述了:本是普通人的張凡,陰差陽錯穿越到修真界,卻驚奇的發現自己雖是個不能修煉,卻有這更可怕的體質。于且看張凡如何以殺證道,一步步成為一代魔主。

精彩節選:

神女俯視著張凡,淡淡開口道“此人是我神機閣的貴客!你們不想多惹麻煩的話,就請速速離去吧。”

這般輕描淡寫的話語,卻像驚雷一樣,猛劈在四位冥劍宮長老的心頭。

他們之所以會如此大張旗鼓的將張凡從羨天城內追至于此,一半是為了給冥劍宮報仇立威,另一半則就是為了神機閣的那張通緝令。

可現如今,張凡搖身一變,瞬間從通緝要犯變為神女口中的神機閣貴客,換言之,豈不是他們冥劍宮要大難臨頭了?

一瞬間,冥劍宮的四位長老都瞬間冒出了要脫離冥劍宮的想法。

四位長老原本想就著神女的話速速離開此地趕緊逃命,卻不料一旁已經鬼迷心竅了的葉錦星,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小子,今天算你運氣好,我就饒你一命!等我去了這一趟神機閣后,要是再讓我看見你,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葉錦星像個傻子一樣的笑完,這才發現另四位長老正在瘋狂的給自己打眼色。

還沒反應過來當前狀況的葉錦星剛想開口問話,問他們臉色為何會如此難看時,一直不曾被他放在眼里的張凡動了!

張凡雙腿猛然發力,直接將腳下的土地蹬得龜裂,身子以迅雷之勢沖至葉錦星身前,拳頭由上而下打出,一拳轟穿葉錦星的身體。

噗!

血液如噴泉般不斷從葉錦星的口涌出。

為什么...為什么我會死呢?

葉錦星那雙逐漸暗淡下來的眼睛,看著還停留在自己體內的拳頭,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引以為傲的剛龍煉體決,竟會像一層白紙一樣,被張凡如此輕而易舉的所破。

他還要接受神女接見,過上人中龍鳳的日子啊!

只是,這些問題,這些遺憾,葉錦星再也沒有機會去想了。張凡已然發動了他的吸食能力,貪婪的把葉錦星的身體當作美味佳肴一樣,瞬間吸食著。

“少主!”四位冥劍宮的長老目眥欲裂,萬萬沒有想到張凡會直接動手殺了葉錦星。

瞬間的憤怒,使四位長老都冒出要干掉張凡的沖動,可是神女就在一旁,若仍對張凡出手,無疑等于是要得罪神機閣。

但要是不動手的話,被別人當著面殺掉了自家宗門的少宮主還無動于衷,這要是傳出去,他們冥劍宮還有何顏面再立足于二重天?更別說葉錦星可是他們看著長大的,關系親如爺孫。

而正是因為這瞬間的猶豫,不僅沒有讓四位長老第一時間察覺出張凡擁有能夠吸食他人血肉的能力,更是會讓他們喪命于此!

張凡打穿葉錦星身體的那只手往下一壓,抓起地上的石頭就往西邊砸去,接著順勢回身帶著葉錦星尚未吸收完的尸體殺向東方,同時另一只手掏出手槍射向北方。

一瞬間,張凡便完成了東西北三線的攻擊。純用自身力道砸向西方位長老的石頭,用手槍射向北方位長老的圓形子彈,以及自己殺向東方位長老的拳頭。

鐺鐺兩聲響起!

子彈和石頭皆被擋下,畢竟這些長老都是活了百來的人,自然是不會被沒有蘊含任何靈力的石頭和子彈所傷。出于多年的戰斗經驗,西北方向的兩個長老都有驚無險抵住了這兩擊。

可東邊的那位長老就沒有這么幸運了。

雖然他在張凡的拳頭到來之前,及時地結出法印來防御。可這法印,卻像玻璃一樣,被張凡一拳擊碎,不作任何停留的繼續向他殺來。

為什么?我可是金丹五層的修為啊,到底為什么?

看著張凡那豪無任何靈力,卻雄如天地般,轟向自己天靈蓋的一拳。這位長老在臨死之前,和葉錦星一樣疑惑起來。

結果自然也和葉錦星,再也沒有機會去弄清楚這個問題了。

啪!

一拳下去,好似一個從樓頂扔下來的西瓜,炸裂開來,四分五裂,紅色的西瓜汁四處飛濺。

而另三位長老終于明白過來,為什么神女要稱張凡為他們神機閣的貴客,張凡也絕不是他們眼里只煉體不修法的煉體者那么簡單。

看著張凡宛如惡鬼一般把兩具尸體吸食得只剩下白骨的樣子,余下的三位長老額頭冷汗大如黃豆,就一旁的神女也是觸目驚心。

雖說神女在長山宗的人的口中已將張凡的能力了解了個大概,但怎么也不會想到,會是這等人間煉獄。

而張凡可不會給他們多想的時間,把兩具白骨隨手一扔,間沖向南方位的長老。

逃!

剎那間,三位長老的心里便只有這一個想法。

只是,南方位的長老還沒有為這個想法付之行動,直接被瞬間沖刺而來的張凡一拳所殺。

又是只用一拳!又是那怖如惡鬼般吸食血肉的能力!

這一下,使得剩下的兩位長老更加堅定了逃命的想法。拼了老命的運用起全身的靈力,鼠竄開來。

可他們的速度那里比得過實力再上一樓張凡。

先是西方位的長老被張凡追上,在使出防御法術的前提下,還是被張凡一拳所殺。

接著便只剩下北方位的長老了。

他知道自己是逃也逃不走,防也防不住的,所幸不如賭一把。

在張凡馬上要追上自己時,猛然回身扔出一張符紙!

“玄靈火!”

北方位的長老一聲大喝,隨后伸手一點,一束靈力由指尖發出射穿符紙。

嘣!

符紙立馬發生劇烈爆炸,迸出一股雄雄烈火,瞬間能把周圍的百年老樹頓時燃得只剩灰燼。

如此威力,讓不偏不倚徑直沖來的張凡正好趕上,整個人瞬間被火海所吞沒。

眼見此景,北方位的長老停了下來。

雖然有些難以置信,張凡竟會如此輕而易舉的中招。但可以肯定是,在玄靈火吞沒張凡的那一瞬間,他沒有感知到任何的靈力波動。

也就是說,張凡沒能及時做出反應來防御!

想到這,僅剩的這位長老心有余悸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縱使你修為再高又如何?在二重羨天里,你只能發揮出金丹的實力,中了我這壓箱底的一招,就算是不死,也得是重傷!”

“少宮主還有吳長老,王長老和楊長老啊,我替你們報仇了啊!哈哈哈!”

就在這時,一聲怒喝,直接將這位長老的心情打落至谷底。

同時,也是他最后一次聽見別人的話說聲。

“你賠我衣服啊!”

只見張凡全身都覆蓋上了一層漆黑的鱗甲覆蓋,如同野獸一般從火海里躍出。

一拳就把僅剩的這位長老的腦袋打了個七百二十度大回旋,脖子擰得更麻花一樣,身子一僵。隨后挺直地倒在了地上。

抓起這具尸體吸食干凈后,隨手一扔,張凡續而捏緊雙拳,朝著一直在遠處觀戰的神女擺出了戰斗姿態。

“來呀!讓我見識下你們神機閣到底有多厲害!”

已經殺紅了眼的張凡,眼神里閃爍著喋血的邪惡光芒。

“我想公子是誤會了,我并沒有要與公子為敵的意思。”神女莞爾一笑。伸手一點,一套干凈衣物落在張凡身前。

可張凡卻不吃這一套,生怕這衣服里有什么類似于于緊箍咒的東西捆死他。

張凡質問道“你是神機閣的人。那么請問你,為什么神機閣要通緝我?”

“這一點是我們做錯了,還請公子諒解。”

神女微微點頭,以示歉意,接著繼續說道“這一二重天,地廣人稀,而公子生性又較為低調。為了能盡快找到公子,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全因公子剛剛所展示的那般逆天之能!”

“是么?”張凡伸出舌頭,像幽狼捕食獵物般舔舐嘴唇“不過,我可不打算放任何見識過我能力的人,活著回去!”

張凡猛然從地上抓起一塊石頭,朝著神女扔去。

這蘊含千斤力道的炮彈,卻是在距離神女只有三丈之遠時,被一股無形氣流化解,最后輕飄飄地落在地上。

仿佛是一拳打在一團棉花上,任你有再大的力勁也使不出來。

而神女,依舊沒有要動手意思。

“如果公子是這樣的想法的話,當初就沒有必要在長山宗里刻意暴露自己。”神女淡淡開口道。

顯然,神女是特意去過長山宗調查過張凡的,不然誰會知曉,張凡竟來自一重天里長山宗這一如螻蟻般渺小的宗門。

對此,張凡卻是一點都不感覺意外。

“抱歉,我是個小肚雞腸的,暇眥必報小人。”

“他長山宗雖然待我刻薄,但好歹也收留我有半余年。而我之所以要特意在他們面前顯露,就是要讓他們后悔!”

“要他們后悔,錯過了我這一條,本可以帶他們一同得道升天的神龍。”

“另外,到底還打不打!”

張凡不耐煩的叫了起來。

他很想沖上去給這個高高在上的神女一拳,但無奈于自己不會飛,摸不到神女,除了向神女扔石頭外,也沒有別的進攻手段。只能在下面恨得牙癢癢。

聽見張凡如此實在的想法,神女不禁再度笑了起來。

“沒想到,公子的個性竟如此的怪異。想必公子定是在近日才過得這般逆天之能,方這般囂張跋扈,以泄往日所受之羞辱吧。”

“你說完了沒有!”正被戳中脊梁骨的張凡,渾身上下迸發出一股暴戾的殺氣。

神女見狀,不禁委婉地搖了搖頭。

剛剛那一翻談話,已然讓神女在心里對張凡做出了暴躁易怒,有勇無謀,不堪大用等負面評價。

不過,若是能夠利用得當的話,張凡將會成為一把無堅不摧,指那打那的槍,還是有必要繼續拉攏的。

張凡自然察覺到神女搖頭的動作,伸出食指遙指著神女繼續質問“你搖頭是什么意思!”

神女面不改色的轉言道“我想公子對我對神機閣的成見還是很深。我此次前來,主要是想請公子到我神機閣在羨天城里設立的門堂上一聚。”

“你是在把我當傻子?”張凡的眼里幾乎能噴出火來。

要不是顧忌神女背后的神機閣,張凡真想抱起旁邊的大樹朝她砸去。

神女依舊神色自若地緩緩開口道“我可用我神女的身份代表神機閣做擔保,我們不會傷及公子分毫!”

“我要是不去呢?”張凡滿帶挑釁意味的反問。

“那公子可能會一直出現在我們神機閣的通緝令上。”神女試探性言道。

這一言,使得張凡仰頭大笑起來。臉上滿是張狂,滿是戰意。

神女三番五次的言語攻勢,已然激起了張凡的腎上激素,激起了張凡身為一個男人,骨子里的熱血!

“哈哈哈!你還以為我真怕你們神機閣不成?”

“我就待在這二重天里,你們神機閣能奈我何?我可不受這低級重天靈力禁錮的影響,就算你們神機閣閣主來了,我也能將他斬落于此!”

“如果你們神機閣真要與我為敵的話,相信我,我很快就會殺上九重天去找你們!”

“現在,有本事的話你就給我下來啊!”

張凡的怒吼聲在深淵的山林間回蕩著,激起方圓數里內的鳥禽驚飛,走獸四竄。無數片蔥油的綠葉在空中舞落。

就連神女,也被張凡猛然迸發出來的戰意所威懾幾分,暫避其鋒芒。

待鳥禽高飛,走獸遁遠,一切都重歸于平靜后,神女才是開口;“其實,剛才我只是略微試探一下公子而已。”

“既然公子不愿去的話,我們自然不能強求。如今見到了公子,那對公子的通緝令自然也會撤銷。”

神女似笑非笑道“另外,我想公子是不會一直待在這二重天里的。”

“你怕了?”張凡意氣風發追問道。

“我們只是希望公子將自己的能力運用在正確的地方而已。這一點,待公子多游歷幾天后,便能明白。”

“另外,如果公子急于渴求變強的話,由此往西行約三天路程至紅海處,有一頭千年蛟蛇。其修為與公子在拍賣行上所拍下的那具蛟蛇之尸相差無幾,公子可自行酌情而行。”

“最后,奉勸公子一句;無規不成圓。泄往日之恨,絕不是四處殺戮的理由。望公子日后能盡量三思而后行,可不要把自己變成過街老鼠,遺臭萬年。”

說完,神女玉足一點,羽裳飛漾,乘風歸去。

看著天上神女那逐漸遠去的倩影,張凡只能是無能狂怒,感覺自己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同時也搞不懂,這神機閣到底是敵是友。

“什么玩意!什么態度!要是我能飛,定要追著你個八婆打!咳~呸!”

“神機閣神機閣,是友最好,是敵我也不怕!”

搖頭晃腦地碎罵兩句以泄不滿。張凡解除鱗甲形態,露出那肌肉線條十分明顯的軀體。

慎之又慎的戳了兩下神女留下的衣物,確定里面沒有類似于緊箍咒之類的東西后,這才是將其穿上。

“羨天城是不急著回,反正回去了估計也得和那什么冥劍宮干上一丈。不如就去那紅海處看看,能有什么收獲沒。”

穿好衣服,張凡邁著大步,便慢悠慢悠地朝西邊走去。

  • 修真魔主 截圖1
  • 修真魔主 截圖2
  • 修真魔主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