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秦子沫容芷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

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

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落塵

作者:秦九歌

時間:2019-10-06 12:02

評語:如嫡仙臨世般的十二皇子。

秦子沫容芷小說叫做《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這里有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小說在線閱讀。秦子沫容芷小說主要講述了:秦子沫參加畢業晚會時一不小心落水了,就穿越成平南王府人傻錢多還癡情的廢物郡主身上,只可惜這個癡情對象是個不開眼的渣男啊,于是在大街上她就拽上十二皇子容芷成親去了。

精彩節選:

秦子沫把春蘭與秦子川護到了身后。

這個時候從不遠處的暗巷里又走出來三個人。

秦子沫眉頭一蹙,她側身把春蘭往外一推,對著她命令道:“快跑,回去叫人。”

“不,小姐你跑,我留下來。”春蘭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站在原地不動了。

“聽話你先走,去叫人。”秦子沫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多說了,她用力的推了春蘭一把。迫使她向外退了幾步。

春蘭看著自家的小姐,從她的眼中看到了秦子沫的堅決。小姐說得對,與其都在這里等死,還不如她跑出去叫人。春蘭暗咬了一下牙,定了決心一定不要拖自家小姐的后腿,于是撒腿就往外跑。

秦子川見著春蘭離開了,心下不由的大定。她想起來自己的母親給她派了一個暗衛,現在就是看那暗衛表現的時刻了。如果春蘭在這里,那暗衛既要保護她又要保護春蘭,估計很大程度是護不過來的,所以她才會先遣走春蘭讓其逃走。

只是暮怎么還不出來?他不會是在哪里打盹沒見著眼下的情景吧?眼看著那四個歹徒向著她越走越近,秦子沫想到了被她藏入懷中配好的毒粉。

“你們若是要錢,我這里有,盡管拿去,但請別傷害我。”秦子沫說到這,一只手已經摸到了自己的懷中,那動作看似要拿錢出來消災,實則是她已經摸向了自己在家中調配好的毒粉。

“小美人兒倒是有幾分膽色,但是實話告訴你,我們錢也要,人也要。”那人對著秦子沫舔了一下唇,之后眼睛一瞥,示意其中一人去追春蘭,而他則是伸出手一把便向著秦子沫的手臂抓了過去。

呸,色狼。秦子沫在心里唾罵了一聲。此時她的手中已經快速的拿出了一只藥瓶,并把里面的毒粉向著對方撒了過去。

“啊。”正要抓向秦子沫的男人慘叫了一聲,雙手捂著眼睛凄慘的在地上打滾嚎叫。

邊上的假賣糖葫蘆那位看著同伴被秦子沫撒出的粉沫弄傷,他厲聲的對著她吼了一聲,“臭娘么拿命來。”手中的匕首更是毫不留情的向著秦子沫刺了過去。

秦子沫這會兒再也不能淡定了,她尖叫了一聲,把余下的半瓶藥粉也一股腦的撒了出去。

可是對方應著先前她的動作早有防備,只見他出掌如風,那吹起的掌風瞬間便把藥粉全都掃落在了地上。

而秦子沫這會兒不敢耽擱的提起裙擺轉身就往后跑。

不過這坑爹的小腳,就算是她再怎么努力跑都跑不快。

眼看著她一個踉蹌,就要被身后的男人追上。

此時她只覺得自己的眼前突然閃過一道黑影,整個身子便被抱入了一具寬闊的胸膛中。

秦子沫愕然的抬起了頭看向了來人,卻只見了一張嬌艷欲滴的漂亮唇兒。這是一個即使戴著半張白玉面具也難掩其絕色姿容的妖艷男人。此刻隱于面具下的一雙鳳眸閃動著流光異彩,他的唇兒微勾,那一顰一笑間,似是要把人的靈魂都給吸進去。

雖然對方半隱著臉,可是秦子沫還是隱約覺得從這個男人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沒傷著吧?”偏偏這個妖孽男人長得漂亮也就罷了,這聲音還特有磁性,開口便如那九尾狐的妖精一般撩人,讓人聽著直酥了骨頭。

秦子沫的心中頓時充滿了疑惑,要不是她知道自己熟悉的那個人的脾性,還真的要以為這個人就是他了。

不過在那后面就冒出了一個煞風景的二貨。

“小子別多管閑事少擋道。”在秦子沫身后追著的男人站在他們一米開外用匕首指著他們。

不過下一秒,就聽得那人一聲慘叫,秦子沫趕緊回頭,就看到他正用左手握著右手,而右手腕已經被齊腕切斷鮮血直流,地上那只斷手甚至還緊緊的握著匕首。

“本尊生平最討厭被人拿刀指著了,你是自己選擇死呢?還是要本尊動手?”紅衣男人手中撩起了秦子沫的一縷秀發,說話的口氣就如情人間的低喃輕語。可是在場之人沒有一個會忽視他口中的威脅,畢竟那名男子的手腕可不是平白無故就會自個兒掉在地上的。

失了手腕的男人,眼中看向玄衣男子的目光有怨恨但更多的是畏懼是。他知道自己這是遇上了硬茬,他向后退了幾步,眼中的怯意已經十分的明顯。如果說方才他是刀,秦子沫是魚肉的話,那么現在正好相反,眼前這個穿著玄衣的男子絕對是那催命的閻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男人在心里已經暗自下定了逃跑的決心。突然間就拔腿向后跑,因為他已經知道了這個男人的身份,是一個他絕對惹不起的大人物。

“哎,難道本尊的話說得都是耳旁風嗎?”妖孽男子輕嘆了一聲,接著如冰玉雕砌的修長指尖一彈。

那個男人便在跑出一步后倒在了地上,緊接著側臥在地上的眉心處涌出了一滴血,就好像是一顆鮮艷欲滴的紅砂痣。

看著一條原本鮮活的生命一下子便死在了自己的面前。秦子沫的心情真是五味摻雜。她不是同情那個想要殺了她的男人,而是深深地感覺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危險性。他就好比是那最美麗的罌粟花一般漂亮而又帶著巨毒。

“多謝公子的相救之恩,那個現在能不能放開我?”秦子沫用小手推了推眼前的妖孽男子,可是對方圈得她太緊了,根本就推不動。

“過河拆橋啊?你可真會傷我的心,怎么才剛救了你就這么急著要把我推開了?”妖孽男子一雙勾人的鳳眸似嗔似怨的盯著秦子沫,似乎秦子沫此刻做了什么大逆不道,十惡不赦之舉,直看得秦子沫打心底里開始發忤。

“實在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我們這樣摟摟抱抱的不太好吧。”秦子沫在妖孽男子的懷中小小的掙扎了一下。

“呵呵,你很在乎別人的眼光嗎?”妖孽男子如玉的手指勾起了秦子沫的下巴。這姿勢讓秦子沫有被調戲的感覺。

“男女授受不親,公子想必不會為難我這個小女子的哦?”秦子沫眨巴了一下無辜的眼睛,心里則是盤算著是要用膝蓋去頂他呢?還是用腳去踹他?

“我救了你,你總該是要付些代價的吧?”妖孽男子臉湊近秦子沫的面前,兩個人的鼻尖幾乎都要碰上了,曖昧的氣息縈繞在兩人之間。秦子沫甚至可以聞到從他吐出的氣息中夾雜著一股淡淡地酒香。

靠,誰說古代男女都很矜持守禮的?秦子沫在心里大罵。

看這人的表現,她肯定自己今天遇上了一只狼,而且是色中的惡狼。別看這丫披著一身惑人的“外皮”,美得跟個妖精似的,其實骨子里他就是只狼。

“那你要我怎么答謝你?”秦子沫這個現代人都有些受不了這妖孽美男的熱情,她不由的把臉向后撤了撤想與他拉開些距離。

誰知,這妖孽美男一下子用手掌固定住了秦子沫的后腦,然后如罌粟般的艷紅唇兒就這樣毫無預警的印上了秦子沫的小嘴。

秦子沫一時間睜大了美目,看著這近在咫尺的男人。

哪來的色中惡鬼啊?這人忒可恨了,居然趁人之危。秦子沫火大的曲起了膝蓋打算要頂向,讓他輕薄她,她要他斷子絕孫。

那妖孽美男似是早就料到了秦子沫的反應,居然雙腿一夾把秦子沫曲起的腿兒固定在了中間。然后他的嘴貼著秦子沫嬌嫩的臉頰來到她的耳邊,對著她的耳際吹了一口熱氣后調戲道:“哎喲,沒想到你這么的熱情啊。”

“呸。”秦子沫翻了一個白眼兒,覺得今天真是出門沒看黃歷,到街上諸事不順。

“他們在那里。”不過很快的秦子沫與那妖孽男子被人團團的圍住了。

  • 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 截圖1
  • 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 截圖2
  • 致命寵溺:美男王爺,求二胎!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