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流年枉情深作者阿影-夏滿靳涼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奈何流年枉情深

奈何流年枉情深

奈何流年枉情深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麥子云

作者:阿影

時間:2019-10-05 18:05

評語:終是流年負深情。

《奈何流年枉情深》夏滿靳涼小說是阿影所著的短篇虐戀小說,柒一文學網給大家提供奈何流年枉情深夏滿靳涼小說在線閱讀。三年前,夏滿年少不更事,不聽家人的勸解,執意愛上靳涼這個冷到骨子里的男人,如今落個萬劫不復的下場。監獄之苦,夏滿有恨。

精彩節選:

“哈哈哈哈,是哥哥,是哥哥一早出去給你買的藥,叮囑我看著你吃掉呢,不然,我今天怎么會守在家里呢!”

冷意襲來,寒至血骨。

原來纏綿過后,不愛的人,終究只剩諷刺。

“靳涼,靳涼,啊!”

她瘋狂大叫。

像是故意要在她的傷口上再撒一把鹽,靳玫得意嬌笑,當著她的面給靳涼打電話。

“喂,涼哥。”

“嗯,夏滿將藥吃了么?”

她開著的是擴音鍵,所以下一刻,電話那頭清冷的嗓音瞬間將四周的空氣填充,冷的,仿佛連呼吸都帶著寒氣。

夏滿痛覺地闔上眸,只覺得一切無比荒誕。

靳涼,你不想要我懷上你的孩子,為什么,你不肯自己與我說,非要讓靳玫來傷我。

還是你以為,夏滿是刀槍不入的,不會痛,不會傷嗎?

靳玫欣賞著夏滿的絕望,紅唇一勾,聲音又甜又嬌,“吃啦,我親眼看著嫂子‘非常愉快’的吃下的呢!”

那頭忽然陷入了沉默,就在時間都仿佛成了漫無止境的冷寂之時,靳涼一聲未響的撂了電話。

靳玫收起手機,如看卑微的螻蟻般斜著夏滿,嘖嘖兩聲,“夏滿,這就痛苦了嗎?真可憐,我要是你,還不如盡早跟哥哥離婚呢,困在這無愛的婚姻里,你又能得到什么呢?這只會讓你更加絕望不是嗎?”

夏滿艱澀地抬起頭,盯著靳玫半響,黝黑的眼眸里全是恨意。

倏地,她嗤笑,“靳玫,那你痛苦嗎,一輩子只能看著靳太太是我,會不會比我更痛苦?不如,就這樣讓我們一起痛苦吧。”

所以,哪怕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她也要這樣玉石俱焚。

“好,好的狠,就讓我看看你能倔到什么程度,接下來的日子,我們拭目以待!夏滿,我會讓你后悔你今日說過的話的!”靳玫拿剪刀剪斷繩子,冷哼一聲,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離開。

夏滿恨恨地盯著她的背影,指甲用力嵌進掌心內。

痛,也渾然不知。。。

也許是初嘗情欲,食之入髓,靳涼與她歡愛的頻率逐漸加多,只是每次,他都會做好防護措施。

某日,趁著靳涼不在,夏滿默默拿了枚冷針,將床頭柜里所有的小錫片都扎了數個洞,然后,若無其事地離開。

當夜,在靳涼情緒到達高峰之際,夏滿忽然緊緊地抱住他,不讓他抽身。

“夏滿。”他亦動情地回擁住她,細密的吻落在她細膩的臉蛋上。

她閉著眼,如蝶翼般的睫毛在清冷的月光下,微微顫動。

一切,都似風過無痕般平靜。

靳玫在家里的時候裝腔作勢并沒有正真意義上的刁難夏滿,她的折磨,一直是在花開里實施。

夏滿的才華被靳玫壓制著,靳玫不許她接觸任何與設計關顧的項目,甚至連設計室也是夏滿沒資格踏足的領地。她要拿著拖把洗盡整棟樓鱗次櫛比的階梯,日復一日的辛勞,僅是她最基本的工作。

“夏滿,總監叫你去她辦公室。”

有個女人走過來,直徑奪了她手中的拖把,代替她辛勞了起來。

夏滿皺皺眉,沉默了幾秒,終究還是去了靳玫的辦公室。

靳玫見她來了,神情不咸不淡的,指了指沙發處的咖啡,“噥,你先去那坐會。”

夏滿不知道她葫蘆里賣什么藥,但拖了一天的地也確實累了,也沒客氣,直徑坐了下來。

茶幾上,不僅擺滿了各類水果小吃,咖啡花茶也是應有盡有,她想,靳玫這個總監當的著實是清閑。

正這么想著的時間,卻見靳玫抱了一大堆的文件放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理都沒理夏滿一眼,埋頭苦干了起來。

辦公室外響起陣陣喧嘩,夏滿正在狐疑時,大門被人由外推了開。

來人竟是靳涼。

靳涼只一眼就看到公務繁忙的靳玫,與坐在休息區、面前擺滿了水飲香果的夏滿,二人的工作待遇,天差地別。

他的眉宇,微不可察蹙了下。

“涼哥,你來了。”靳玫一臉的喜色,“哎呀,你看我這正忙的,你先與嫂子坐會,我快好了。”

靳涼并沒有過去坐下,反而走向她,看了一眼資料,“你在整理檔案?”

按理說,這些該是助理的工作。

靳玫意有所指地覷了一眼夏滿,咬了咬唇,吞吞吐吐道:“這個。。。。嫂子應該是太累了,咳咳,所以。。。咳,所以,叫我幫她而已。。。。”

她最近似受了寒,說句話也咳幾聲,看著累到不行。

夏滿輕笑,終于知道靳玫這一出目的何在了。

想來是折磨她,不痛不癢的,如打棉花似激不起半點反應,所以,又改為在靳涼這入手了。

靳涼卻根本不信靳玫的措詞,看向夏滿的目光沉了沉,“夏滿,你來公司,如果不學習進步,以后的格局,怎么打開?而且小玫最近身體抱恙,你怎么能叫她幫你做事?”

他今日下班的早,順路來花開接她們下班。難得一次來,便叫他看到了眼前的場景,他自然不會往‘巧合’上想,只以為夏滿是一直懶怠工作的。

“靳玫剛剛不是與你說了么,我是太累了,所以她幫我。”夏滿似笑非笑,“還是說,你覺得她幫我,反而累著她了,你心疼?”

她入花開這么久了,也沒見靳涼來過一次,靳玫病了,他便迫不及待的來了。看看時間點,也該是下班了,所以,這是來督促靳玫下班的吧?

夏滿在笑,可心口,卻似泡在了苦水之中,苦到發麻。

  • 奈何流年枉情深 截圖1
  • 奈何流年枉情深 截圖2
  • 奈何流年枉情深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