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沈堅魏瓔落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金鱗豈是池中物

金鱗豈是池中物

金鱗豈是池中物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職業躺贏

時間:2019-10-05 11:30

評語:我不是懦弱,只是為了她而隱忍

沈堅魏瓔落小說叫做《金鱗豈是池中物》,這里有金鱗豈是池中物小說在線閱讀。沈堅魏瓔落小說主要講述了:沈堅做了兩年毫無尊嚴的上門女婿,可如今,老爺子去世,他想想進去祭拜都要被人攔在外面。沒想到隨后自己便受到消息,自己過世多年的父親不僅還活著,而且好像還挺有錢的樣子,隨手就給了自己一百個億,還留下個神秘掉玉墜。沈堅的命運從此開始改變。

精彩節選:

臥室里,魏瓔落不可思議地看著在旁邊悠閑看書的沈堅。

“你怎么知道魏江云那份合同是假的?”

就在剛剛魏老太太專門打電話來叮囑她們一家,這件事決不能外傳否則家法伺候!

雖然沒有明說,但老太太的態度毫無疑問的說明,魏江云真的欺上瞞下,膽大包天。

其實一開始,魏瓔落還將信將疑。

但事情確認之后就極其震驚。

要知道,連奶奶都差點被蒙騙過去,沈堅明明在家里,卻一語道破?

“我不是說我有朋友在云瑯基金么?”

沈堅淡淡地笑道。

這話當然是說給魏瓔落聽的。

實際上,在昨晚他知道魏江云要去云瑯基金時,就已經通知過郝飛,決不答應。

原因很簡單。

這些年,魏江云羞辱魏瓔落的次數還少么?

以前,是我窩囊,是我廢物。

可是現在,我在爺爺靈位下發過誓,一定要好好照顧魏瓔落。

你魏江云欺負我可以,但是,你欺負我女人?

決不能!

所以在聽魏國華提起這件事時,沈堅立馬知道魏江云肯定是造假。

更可氣的是,原來這家伙之所以卡魏瓔落的資金,就是為了充當自己談的投資!

也就是說,他其實一早就打定了主意。

要巧取豪奪,坐享其成!

其實,魏江云并不知道,沈堅對他已經手下留情了。

魏江云談下投資這件事,如今早已傳遍整個洛城。

云瑯基金洛城分部自然也收到了消息,而他們也算是外界唯一知道這是假合同的人,為此郝飛還專門打電話來請示沈堅需不需要公開辟謠甚至給魏家寄律師函。

但沈堅終究還是心軟了。

消息一旦公布,魏江云必定身敗名裂從此再無翻身之地。

這一點,沈堅不在乎。

可魏家必定受到牽連,以后在洛城定然再也抬不起頭。

那樣,魏瓔落肯定會很傷心難過。

而這,是沈堅最不愿看到的。

“可是當時沒見你打電話啊。”

魏瓔落滿臉困惑。

“而且你昨天晚上也說他一定拉不到投資?你就這么肯定?”

“額......我朋友說他們一般一個月只會選擇一個項目,所以魏江云今天突然拿到投資肯定有詐,而且他拉的投資是八百萬,你被卡的資金剛好也是這個數目,這么湊巧,肯定有問題吧。”

沈堅笑笑。

魏瓔落的目光逐漸變得異樣。

“原來你這么聰明。”

沈堅微微一愣。

“怎么了?”

“沒什么,這是兩年來第一次有人夸我。”

沈堅滿臉笑意,心里說不出的開心。

魏瓔落有些愧疚。

原來,他這兩年過得真的很艱難。

哪怕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可在他聽來卻是像蜜一樣甜。

“其實,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挺好的。”

魏瓔落低聲說道。

“真的嗎?”

沈堅眼里充滿興奮,一把握住她的手。

恰巧這一幕被路過的李白蕙看見,當時就勃然大怒,拎著衣架就沖了進來。

“王八蛋!給你幾天好臉色是不是就翅膀硬了,竟然敢對我閨女動手動腳!老娘活劈了你!”

這聲怒吼嚇得沈堅連忙松手,魏瓔落也是一臉窘迫,趕緊攔住李白蕙。

“媽,不是你想的那樣!”

“櫻落,這事兒你別攔著!這個小王八蛋,老娘今天非得好好教訓他不可,說不定哪天晚上他就爬到你床上了!我可不能讓他毀了你!”

一時間,沈堅被李白蕙攆得雞飛狗跳,狼狽不堪。

魏瓔落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魏國華也被這番動靜給驚動了,出來看得滿頭霧水。

“魏國華,把這兔崽子給我逮住,老娘今天要剁了他的手!居然欺負我閨女!”

“什么?!”

魏國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但一聽這話,也是氣憤難當,挽起袖子滿臉怒容地罵道:“你個臭小子!真特么是白眼狼!”

說著,也沖了上去。

正好這時,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爸,媽,別打了!有人來了!”

魏瓔落趁機喊道。

李白蕙這才氣喘吁吁地停下來,沒好氣地吼道。

“誰啊!”

“我!魏江云,趕緊開門!”

幾人都是一愣。

這家伙怎么找上門了。

但沈堅心中卻跟個明鏡似的。

他早就知道魏江云肯定會找上門,因為那件事要解決,只有這一種辦法。

“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去開門!”

李白蕙瞪著沈堅,余怒未消。

沈堅低著頭走到過去,剛打開門就看到魏功成魏江云父子一臉高傲的站在門口。

“呵?我說怎么等半天呢?原來是狗來開門啊!”

魏江云看也不看沈堅一眼,冷笑著說道。

隨即便要走進去。

沒想到沈堅上前一步,直接擋住去路。

淡淡地說道:“讓你們進來了么?”

“好狗不擋道,滾!”

魏江云眼珠一瞪,直接把沈堅撞開,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不僅眼睛到處瞟,還一臉嫌棄:“就這種破地方你們也住得下去?跟垃圾場有什么區別?”

魏國華一家臉色極其難看。

不可否認,他們住的地方,在整個魏家來說,都是最差的,而這個電梯公寓還是用魏國華攢下來的錢貸款買的。

沒辦法,在魏家人微言輕,自然和其他人沒法比。

“呵呵,我說五弟啊,你要是條件困難就跟我們說嘛,大家隨便省點煙酒錢,也能給你湊出個小躍層嘛,不然說出去,別人還以為我們哥幾個欺負你這個弟弟呢!”

魏功成滿臉堆笑。

可誰都聽得出他話里的譏諷之意。

魏國華輕哼一聲。

“大哥,這些事就不勞你操心了!說吧,上門來有什么事?”

他也不是軟骨頭。

只是在魏家,沒他說話的份兒。

論能說會道,討魏老爺子歡心。

魏國華比不上大哥二姐。

說做事經商,為魏家賺錢。

他又比不上三哥四哥。

偏偏自己女兒還嫁了個窩囊廢。

哪怕魏國華不甘心,可又能怎么樣?

還不是只能認了。

“呵呵,五弟啊,瞧你這話說的多生分啊?難道大哥我就不能來看看你?當然,也確實有件事想找你們商量商量。”

魏功成笑道。

但心里卻火冒三丈。

媽的,要不是因為魏江云自己作死,讓他來這里?

別說這輩子,就算是下輩子,求他都不會來。

說著,魏功成朝魏江云使了個眼色。

“就是讓魏瓔落到時候在公司大會上說一下云瑯基金的投資其實是兩個項目,有一個是我在負責。”

魏江云斜靠在沙發上,完全是一副命令的口吻。

“喲!多新鮮啊!”

李白蕙大笑道。

“怎么著,自己的事情敗露了,就跑來找我們櫻落當擋箭牌?魏江云,你可真是聰明啊!”

魏功成父子臉色一變。

他們怎么知道?

隨即,魏江云拍桌子罵道。

“媽的,果然是你們去奶奶那兒打小報告!”

“喂!魏江云,嘴巴放干凈點!這里是我家!”

李白蕙也不怵。

平時這兩父子沒少給她們家穿小鞋,今天有把柄落在自己手上,沒收拾他們就不錯了。

上門求人還這么囂張?

真把老娘當成軟柿子了是吧!

“哼!我告訴你們,今天我來不是跟你們商量的,是來通知!要是你們不答應,以后別想有好日子過!”

魏江云絲毫沒有把自己五叔一家放在眼里。

語氣極不客氣。

“魏江云,你別太過分!”

魏瓔落嬌聲呵斥道。

她簡直搞不懂自己這個堂哥怎么可以不要到這種地步。

搶了她的資金,偽造合同,還振振有詞!

“哼?我過分?”

魏江云冷笑一聲。

“洛城誰不知道那云瑯基金的投資有多難談,就憑你魏瓔落居然也能談成?說不定就是走了后門,把他們的負責人伺候舒服了才同意的!”

“說什么呢你!王八蛋!”

魏瓔落氣得羞憤難當。

魏國華夫婦也是蹭地站了起來,臉色極其難看。

“魏江云,我警告你!話不能亂說!”

“我亂說?你們出去打聽打聽?有多少人在傳?外面可都說魏瓔落給他的廢物老公戴綠帽子呢!是吧,沈堅,哈哈哈!”

魏江云放肆地大笑。

“你再說一遍?”

一直沒有開口的沈堅,此時突然說話,聲音異常冰冷。

眼中更是帶著寒芒。

“沒聽清?我告訴你,洛城所有人都知道,你沈堅,不僅是個廢物,還是個綠毛龜......”

啪!

話音未落,沈堅一個健步上來,掄圓了胳膊直接抽了上去。

魏江云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五個鮮紅的手掌印。

在場的所有人都蒙了。

沒有人想到一貫逆來順受的沈堅竟然出手打魏江云!

“我說過,欺負我可以,但是欺負魏瓔落,不行!”

  • 金鱗豈是池中物 截圖1
  • 金鱗豈是池中物 截圖2
  • 金鱗豈是池中物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