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如歌司馬醉兒蕭成歡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錦瑟如歌

錦瑟如歌

錦瑟如歌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四只耳朵

時間:2019-10-04 11:01

評語:無端五十弦。

司馬醉兒蕭成歡小說叫做《錦瑟如歌》,這里有錦瑟如歌小說在線閱讀。司馬醉兒蕭成歡小說主要講述了:司馬醉兒一朝被滅門,從侯府千金淪為風月之人,最打擊的還是兇手竟是自己用命去守護的青梅竹馬的愛人。司馬醉兒臥薪嘗膽,待在蕭成歡身邊,只為能報仇。

精彩節選:

若司馬醉兒當真是這潯陽別館的姑娘,這話便也沒什么。

可司馬醉兒到底不是!

哪怕司馬醉兒百般告誡自己,古有臥薪償膽以復國恨,如今為了家仇,她自然也要百般忍耐。可想她堂堂侯府千金,淪落至斯,心中如何不悲?

司馬醉兒怒道:“蕭成歡,放開……唔!”

也不知哪里就惹惱了蕭成歡,司馬醉兒話未說完,便被蕭成歡狠狠地再一次噙住了雙唇,重重地啃咬了一口。“司馬醉兒,你既然這么喜歡做曲瑟瑟,本座便成全了你!”

話音落,蕭成歡手一揮,裂帛聲聲,司馬醉兒只覺得胸口一陣陣涼意。

“放開我!”司馬醉兒本就心頭憋著一團火,朝哪怕她已再三告誡自己小不忍則亂大謀,在她沒有完全的把握把紀如甄救出潯陽別館,就得忍著!但是,面對著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殺父仇人,無休無止的強取豪奪,到底一時沒有忍住,揮手就將暗藏袖中的那支發簪朝著蕭成歡的喉間扎去。

以蕭成歡的身手,如何能讓司馬醉兒輕易得手?哪怕在黑暗中,蕭成歡的感官極為敏銳,司馬醉兒的發簪才將將揮了出去,蕭成歡便辯出了發簪揮動間帶起的殺氣,一伸手,一捏一扣一反手,便扣住了司馬醉兒手腕處的筋脈。

司馬醉兒只覺得一陣刺痛,整個胳膊一陣虛軟,撞是連發簪也捏拿不住。蕭成歡順手一捋,發簪便落在了蕭成歡的手里。

司馬醉兒手中乍然一空,心思頓時就亂了。發了狂地要去奪回那發簪。

蕭成歡躲開了司馬醉兒的搶奪,單手制住了司馬醉兒,另一只手掂了掂手中之物,猛然頓了一頓,忽地五指疾點,封了司馬醉兒數處大穴,司馬醉兒頓時動彈不得。只恨聲道:“蕭成歡,你想干什么,放開我!”

任司馬醉兒喊破了嗓子,蕭成歡卻不為所動。只將掌一揮,隨著一道掌風,幔帳之內突然變得敞亮。竟是蕭成歡將一串夜明珠掛在了帳上。

突然其來的光華,讓帳內的一切變得清晰起來。

司馬醉兒看到自己正和蕭成歡以一種極為羞恥的姿態糾纏在一起。

而蕭成歡,隔著面具,正以一種說不出來的莫名眼神看著她。

“還給我!”司馬醉兒的目光落到蕭成歡手中的那支發簪上,紅著眼眶,啞著嗓子道。

蕭成歡沒有應聲,垂眸端詳著那支發簪,隔著面具,瞧不出喜怒。

“還給我!”司馬醉兒重復道:“把發簪還給我!”

聲音中,隱隱帶了一絲哀求之意。

蕭成歡緩緩地抬起頭來,目光惻惻地盯著司馬醉兒,道:“這東西對你很重要?”

自然是重要的!那發簪,是步飛羽所贈的防身之物,也是這輩子,步飛羽留給她的最后一點念想了。司馬醉兒眼中酸意驟聚,泛起瀲瀲水光。“還給我……”司馬醉兒的聲音帶著幾分哽咽。

也許,是司馬醉兒此刻的示弱取悅的蕭成歡,他忽地勾了勾嘴角,似是心情大好,把玩著手中的發簪,似笑非笑地睨著司馬醉兒,問道:“想拿回發簪?”

司馬醉兒緊緊的咬著唇,固執地與蕭成歡四目相對,卻不發一言。然其中的意味卻再清楚不過。她,確實是想拿回發簪!

蕭成歡嘴角的笑意越發濃重,他掂了掂發簪,帶著微微的戲謔之意,道:“想拿回發簪,你求我啊!”

司馬醉兒牙關咬的越緊,不吐一言。

“怎么,不肯?”蕭成歡一手捏緊了她的下顎,迫得她只得松了牙關。粉 嫩的唇畔已是血跡斑斑,已然被她咬破了。蕭成歡伸指抹了抹那血跡,語氣微涼,道:“信不信我毀了這發簪?”

言罷, 作勢就要將那發簪毀去。

司馬醉兒一見,心中大急,叫道:“不要——”

“嗯?”蕭成歡作勢捏緊的手頓了一頓,故作狐疑地嗯了一聲。

“不要!”司馬醉兒凝于眼睫的淚水滾滾而落。哀求道:“求你——”

無論步飛羽是死是活,她如今落到這般地步,她與他之間,已再無可能,這發簪,已是她最后的一絲支柱了。

“求你,我求求你,將發簪還給我!”再多的仇,再多的恨,在她無力反擊撲殺蕭成歡之前,她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血流進心底,化成淚,延綿不斷,濕了枕巾。

她以為,她這般忍耐,這般哀求,定然是合了蕭成歡的意了,可沒曾想,她到底還是低估了蕭成歡的喜怒無常。

明明是蕭成歡挾著發簪逼她相求,可她求了,蕭成歡卻反而更加惱怒了。他一把扯著司馬醉兒的衣襟,將她提將起來,怒道:“司馬姑娘想要這發簪,那便乖乖地給本座伺候好了,本座倒是可以考慮考慮,要不要將這發簪還給你!”

“蕭成歡,你——”司馬醉兒沒想到,蕭成歡意是這般戲弄于她,不由怒不可遏。

蕭成歡卻冷冷的一揚眉,道:“怎么,司馬姑娘還當自己是什么鎮遠侯府的大小姐不成?”

司馬醉兒將頭一別,不去看他。

蕭成歡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臉頰,道:“司馬姑娘既然做了這潯陽別館的伎子,就要有伎子的自覺,送往迎來,被翻紅浪,理所當然,難不成司馬姑娘以為藝伎就不是女支了?”

左右是逃不開蕭成歡的凌 辱了。他之前的所作所為,不過是拿她當傻子一般逗 弄罷了。司馬醉兒恨恨地閉了眼,不再去看蕭成歡,只僵直著身體,任由蕭成歡胡作非為。

可偏生,蕭成歡卻不依不饒,狠狠地捏關的下顎,命令道:“睜開!”

司馬醉兒咬著牙,不為所動。

蕭成歡的聲音更冷,喝道:“司馬醉兒,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司馬醉兒忍不住發抖,卻咬著唇,死死忍住了。

蕭成歡冷笑一聲,道:“司馬醉兒,你別忘了,還有紀如甄……”

“蕭成歡,你有什么事沖著我來!”司馬醉兒聞聲,倏地睜開雙眼,恨聲道。

“是么?”蕭成歡的目光與司馬醉兒死死糾纏,而后腰身一挺,冷笑一聲,道:“本座成全你!”

  • 錦瑟如歌 截圖1
  • 錦瑟如歌 截圖2
  • 錦瑟如歌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