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沈依依左亭衣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

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

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悠書閣

作者:莫小婷

時間:2019-10-03 17:30

評語:既來之則安之。

沈依依左亭衣小說叫做《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這里有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小說在線閱讀。沈依依左亭衣小說主要講述了:沈依依來自二十一世紀,是一名部隊軍醫,壯烈犧牲后穿越到古代,成為沈家五娘,沈依依遇上個奇葩王爺左亭衣纏著自己生娃看院。

精彩節選:

沈依依在藥園里忙碌著,看著青翠欲滴的藥苗,她很舒展了笑顏,自從成為新的沈依依后,這還是第一次,她感覺到真正的放松。

只有對著這些藥苗,她才覺得自己活得像是自己,而不是別人!

她坐在旁邊一塊平整的石板上,喝了一口水,時間還早,她暫時不想回去,索性就這么躺著。

看著頭頂的白云,伴隨著微風云卷云舒,無比愜意!

慢慢的,她閉上了雙眼,睡意正濃時,忽然間,她耳朵一動,長長的睫毛猝然一跳!

沈依依驟然睜開雙眼!她翻身,把耳朵貼在石板上,細細的聽著。

透過地面的震動,遠遠的有一隊人馬向著這邊而來!

這處山莊很大,方圓數里,她也細細了解過,這里和僻靜,不常有人來。可是現在,那一隊人馬急匆匆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的疑問沒有持續多久,就有了答案。

既然有人來,而且來人不詳,沈依依決定先回去再說。

她剛走不遠,上了大路,迎面卻碰到剛才聽到的那隊人馬。

當前一人,見到沈依依時,頓時不由分說,舉鞭揮來,沈依依眸色一沉,在鞭子即將落下時就計算好了方位。

雖然在二十二世紀她是職業化特種部隊配備的junyi,可是她好歹也是從A隊從來的,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她就算準了那鞭子雖然對著自己,可是那人存心威懾,所以鞭子不會落在身上。

既然沒有威脅,她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實力。

沈依依就要想嚇傻了一般,連動都不會動了,瞪大的雙眼看著鞭子落下。

果真如她所料,那人存心試探,鞭子堪堪擦過她的發絲落到她的面前,卻沒有傷到她,這樣的精準度,看來那人也絕非泛泛之輩。

鞭子落下,沈依依佯裝才緩過神來,嚇得撲通一下跌坐在地。

旁邊一人攔住那人,“不過一個山野女子,你別嚇她了。”

沈依依身上背著一個背簍,背簍里是她沿路踩在的一些藥草,而剛才她在藥園侍弄藥苗時,根本不管頭上,臉上,身上沾滿了泥土和水漬。而就連她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臨時找的張媽媽不要的衣服。

所以,現在的她,看上去還真就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山野女子。

在配上她刻意裝出的癡傻樣,眼中的狡黠與聰慧隱藏的很好。

揮鞭子的那人哼了一聲,對著沈依依惡聲惡氣的吼道:“丫頭,你是這里的人?”

沈依依忙不迭的點頭。

那人見她還算聽話,又問,“那你見到過有陌生人嗎?”

沈依依想了想連忙又點了點頭。

那人臉上一喜,忙道:“在什么地方見到?是不是一個男人?”

沈依依有心捉弄他們,撅起嘴,委委屈屈,再加上幾分可憐巴巴,道:“陌生人不就是你們么,我從來沒有出去過,除了我爹,你們是我見到的其他男人,好兇啊!好怕怕……”

“臭丫頭!”那人說著再一次舉鞭要打。

“老七!”旁邊另一身穿玄色衣衫的人開口阻止,手卻握住了鞭,“不過一個丫頭,別浪費時間,咱們再找找。那人受了傷,向著這個方向逃的,可是,他素來狡詐,指不定躲到什么地方了。大家一定要謹慎,四處找找!”

“你們是要找人?”沈依依偏著頭故意問著,一雙眼睛清澈透明,讓人無法產生懷疑。

“是啊!”玄衣人看樣子是這群人的頭領,他取出一小塊銀子,在沈依依面前晃了晃,“你知道些什么嗎?要是有用的話,這銀子就是你的了。”

沈依依雙眸綻放出亮光,她用力點頭,手指著另一邊說道:“那里有處林子,樹木茂密。人煙稀少,要是走進去了,很難出來的。”她故意裝出害怕的模樣,“你們千萬別去,很容易迷路的。”

那人把銀子隨手扔在沈依依背上的背簍里,和身旁的人使了個眼色,一行十人再也不理睬沈依依,打馬跨過,立刻向著沈依依方才手指的地方而去。

沈依依被馬蹄揚起的塵土嗆得不行。

她看著那些人遠去的聲音,嘴角揚起狡黠的笑!

她是故意的!雖然不知道他們要找的人會不會真的躲在那林子里,可是她卻知道,那林子里樹木繁多動物也多,氣候濕潤,每到傍晚時分就會形成瘴氣,再加上林子里自然生長了迷魂草,這草散發的香和上瘴氣,就是天然的瀉藥。

雖然不至于立刻要人命,可是卻能讓他們吃些苦頭。雖然那些人兇神惡煞的模樣。

想到這點,沈依依就忍不住好笑。

可是當她沒走多久,忽然發現水囊落在藥園里了,想到藥園沒有多遠,她便決定折返回去。

回到藥園,她卻發現原本放在石板上的水囊不見了。

她的記憶不會出錯,她無比清晰的記得自己把水囊放在這里的。

沈依依眸色微動,反手就從旁邊籬笆上取下一根木棍握在手里。

地面上的藥苗葉子上稀稀落落的濺落著血跡。

她沿路走來都沒有發現,可以看出那人是刻意隱藏的蹤跡的,只是到了這里,他好像沒有力氣在隱藏了。

沈依依手指在葉子上的血上一抹,血未凝結,尚有余溫,如果那人真的在這里,絕對沒有走出藥園!

這人莫不就是剛才那隊人馬尋找的?

剛才沈依依有心捉弄,卻不想倒間接的幫了這人一把,那追逐他的人往另外的方向引開了。

只是,她沒想到那人竟然躲進了自己的藥園。

她小心謹慎的順著血跡而去。

越往后走,沈依依發現血跡越來越多,血量也增大了。她計算著這樣的出血量,絕對超過800ML,這樣算來,那人應該快要接近休克狀態了。

沈依依快步跟上。

卻發現在往前走了越十米時,血跡消失了。

她四處看了一圈,又走了幾步,發現血跡真的消失了.

“奇怪了。”

既然不見了,她也懶得多管了,沈依依打算放棄了,她的好奇心沒有那么重的。然而就在她即將轉身離開時,她聽到了身后的風聲。

緊跟著,有微冷的寒意就壓在了她的脖頸處。

她一低頭,一把秋水長劍閃爍著寒光落在她的肩頭,距離她脖頸處大動脈僅有半寸,而她能夠感覺到自己只要一動,那劍絕對毫不留情的擦過她的肌膚。

而出自本能,她在劍壓在她脖頸處的一瞬間,就已經在計算躲避的辦法和方位。

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來人質問道:“你是誰?跟著我做什么?”

沈依依把手舉起來,放在兩側,在那人能夠看到的地方,她表示自己沒有敵意。也是以對方不要緊張。

同時她也知道自己的水囊一定是在那人手里,她從容淡定的說道:“我可沒有跟著你,應該是你闖進了我的地盤,還拿走了我的水囊。”

她說著,慢慢的轉過身來,果然那人右手的劍雖然對著她,可是左手還真的拿著自己的水囊,從水囊的形狀來看,沈依依看得出對方把水囊的水已經解決了一大半。

那人一雙如鷹般銳利的眸子在沈依依臉上打量著。

這個丫頭看上去非常的普通,可是,給他的第一感覺卻是非常很特別。這個女子絕對不容小覷。

沈依依看著到對方臉色蒼白,在他的左肋處,鮮血正不斷的涌出,盡管他扯了衣襟,用布條捆著止血,可是,似乎效果卻并不理想。

他傷的極重,這的傷口,這樣的出血量,換做常人早就暈厥過去了,他還能站著在這里威脅自己。

不過,觀察入微的沈依依卻分明看到了他虛晃的身形,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就算他意志力強悍,可是這樣的失血量,傷口再不及時止血,他覺對會暈過去。

“你傷得很重,你不是應該先處理一下傷口?”她非常好心的建議。

那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傷勢,他一進來就主意到這里是藥園, 這里的草藥品種非常的齊全,所以,他才選擇躲在這里。

現在看到沈依依,他知道對方是這里的主人,看樣子她應該也是懂得醫術的。

那人在腰間抹了抹,看樣子好像要掏錢。可是,遺憾的是,他沒有找到錢,他愣了愣,隨手取下腰間的玉墜,手一揚,玉墜化作一道白影準確無誤的就落進沈依依的背簍里。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今天可真有趣啊,但凡是見一個人,都會往她懷里塞錢!她今天是不是撞到財神爺了?一個韓老太太,送了一大箱子的金銀珠寶還外帶一處宅子,后來莫名出現的人,又丟了一塊銀子,現在這人又送了她一塊玉墜子。

想到剛剛來時,缺錢缺到姥姥家了,現在卻又是一夜暴富,沈依依不免好笑。

劍都壓在脖子上了,但凡是換個人都嚇得屁滾尿流了,這丫頭倒好,不單不怕,反而自己傻樂著。

“你給我尋些止血的草藥。”那人說著,撤回了寶劍。索性坐下,找了個舒服的地方躺好。

剛才在來時,他就聽到追捕自己的人去了相反的方向,可以說現在他是非常安全的。他自己也知道傷勢太重,再不醫治,他也逃不出去。

上天對他還算不錯,給自己送了侍候丫頭來。

沈依依嘴角一齜,這人還真拿自己當大爺啊!她放下背簍,把玉墜子,連帶著剛才那玄衣人給她的銀子全丟給這人。

“什么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擺明了知道他沒錢,她故意奚落道:“我給你錢,你走!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就關門放狗了啊!”

“你這丫頭!”還沒人敢這么跟他說話的,這丫頭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他動作一大,卻牽動了傷口,鮮血涌出。他的臉更加蒼白了,眼前也愈發模糊起來……

  • 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 截圖1
  • 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 截圖2
  • 醫女養成:王爺不好惹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