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極品未婚妻林夏周語冰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我的極品未婚妻

我的極品未婚妻

我的極品未婚妻

10.0

手機閱讀

來源:九庫

作者:南塔

時間:2019-10-03 10:30

評語:這場是非的源頭,卻是從他搶婚開始的

林夏周語冰小說叫做《我的極品未婚妻》,這里有我的極品未婚妻

小說在線閱讀。林夏周語冰小說主要講述了:林夏特地下山來到繁華都市尋找自己的未婚妻周語冰。在旁人,能娶到周語冰這樣大美女,可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林夏下山的目的很明確,哪怕你周語冰長得貌若天仙,我也一定要退婚!誰也不能安排我的人生!

精彩節選:

深更半夜,兩個絕色美女敲開了你的房門。帶著一副我見猶憐的表情,弱弱地問出一句:能和我們睡一起嗎。

這想不讓人想歪都難啊,林夏也是一臉驚詫:“你們啥意思?”

“你想什么呢,我們是覺得你一個大男人有義務保護我們兩個弱女子,萬一又來幾個壞人怎么辦?”

夏晴兒嘴上說的輕描淡寫,心里卻十分擔心林夏不同意。她本來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富家女,哪經歷過這些險惡的事,剛一睡下,就噩夢不斷。周語冰比她好點,但也好不到哪去,恐懼是會傳染放大的,兩人在床上抱在一起瑟瑟發抖,哪還睡得著。

在這種情況下,她們不約而同地想起林夏,于是一拍即合,上樓來敲林夏的門了。

“那也不用睡一起啊,雖然我一點也不介意和你們擠擠!”林夏這才明白怎么回事,攤攤手說道。

周語冰這才發覺自己剛剛的話容易讓人誤會,連忙解釋道:“不是真的睡一起,就是睡在一個房間而已。”

夏晴兒也在一旁撇嘴道:“就知道你腦子里沒想好事,你以為我們要和你擠在一張床上嗎,想得美!”

最終,林夏還是在兩人期待的眼神下同意了住同一個房間的要求,住在同一個房間確實更方便保護她們的安全。

走進原本屬于自己的那個一樓的房間,林夏直接往房間上的沙發上一躺,也不說話,直接睡覺。

兩人見他如此自覺的不和她們搶床,很是滿意,回到床上躺著,夏晴兒這次果然睡得很踏實,也不做噩夢了,周語冰也是自打家里出事起,第一次睡得這么踏實。

第二天一早,林夏就被自己精準無比的生物鐘喚醒,坐起身來。想起自己是和兩個美女住在同一個房間,便扭頭往床上看去,期望看到一幅美女晨睡圖,但只掃了一眼,他便是全身一僵。

現實比理想更給力,映入眼簾的畫面讓他有些血脈僨張。

夏晴兒睡相很差,她依然是穿著T恤短褲,一條雪白的長腿搭在周語冰身上,也許是覺得有些熱,上身的T恤被撩了起來,露出一段白凈的腰身,和一個可愛的肚臍。

而周語冰睡得很恬靜,側身靜靜的臥著,和夏晴兒的惡形惡相形成鮮明對比。

周語冰身上穿得是一套連體的紫色絲質睡衣,雖然式樣華美,但依舊相對保守。

但不幸的是,她邊上是個睡覺很不規矩的夏晴兒。她身上的睡衣已經被夏晴兒無意中扯開,露出大半個渾圓光潔如羊脂玉的肩膀。林夏有些移不開眼,在心底默默給夏晴兒贊了一個——干得漂亮。

肆無忌憚的欣賞了一番,林夏心滿意足的去洗漱,而他起床的動靜終于驚醒沉睡中的兩人。

兩人醒來后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后都是一聲驚呼,想著肯定被早早醒來的林夏看了去。

周語冰埋怨夏晴兒睡覺不規矩,還連累自己被林夏占了便宜,而夏晴兒也是懊悔不已,沒事撩什么衣服啊。

說歸說,兩人都奇怪地發現,自己心里其實并不生氣。

一頓豐盛的早飯過后,周語冰開著車載著林夏去濱海大學報到,夏晴兒的車已經打電話讓人拉走去修了,所以也一起坐周語冰的車。

和夏晴兒喜歡拉風的跑車不一樣,周語冰的車是一輛嬌小的黃色甲殼蟲,以周家的財力,這算是非常低調了。

到了濱海大學,周語冰和夏晴兒先要去幫著林夏去辦入學手續,讓林夏在原地等著。原本這事是必須要林夏本人過去的,但有周家開口,這算不得什么大問題。

周語冰之所以不帶著林夏一起去辦入學手續,其實是怕林夏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說不定他一開口就能得罪人,還是不讓他過去比較穩妥。

林夏倒無所謂,等著就等著唄。

周語冰和夏晴兒剛一離開,一個一身白衣,發型飄逸,長得像個言情劇男主角的年輕男子走了過來。

林夏早注意到這家伙了,自己剛從周語冰車上下來時,這家伙就一臉不爽地看著這邊,好像誰欠他錢似的。

“你是誰,為什么和周語冰在一起?”年輕男子倨傲的看著林夏,冷冷地發問。

看來這位是周語冰的追求者啊,林夏打了個哈欠,很是不耐煩地吐出一個字:“滾!”

林夏可沒有跟面前這位認識一下的意思,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打扮得花里胡哨的男人,跟個娘們似的。

年輕男子的臉色迅速變得鐵青:“你說什么?你知道我是誰嗎?”

“耳朵不好使么,我說讓你滾蛋,小爺可沒興趣知道你是哪根蔥。”林夏像趕蒼蠅一樣揮揮手,一臉嫌厭地說道。

年輕男子的怒氣徹底遏制不住,走上前來,拿手指著林夏的鼻子:“小子,你要為你的猖狂付出代價,在濱海大學還沒人敢這么跟我岳麓說話!”

岳麓一直在追求周語冰,可惜向來脾氣溫柔的周語冰一直沒給過他好臉色,剛剛他看到林夏居然是從周語冰的車上下來的,心里立馬不痛快了,準備過來給這個小子一個警告。

可惜這小子似乎不認識他,還敢讓他滾蛋,他已經猜想著這小子聽自己報出名字后會是什么反應,不會痛哭流涕,跪地求饒吧。

“你最好馬上把手拿開,不然我保證讓你今天過得終身難忘!”林夏的臉色也冷了下來,語氣森然的說道,他最討厭別人拿手指著他了。

岳麓快氣樂了,他沒想到真碰上個極品愣頭青,在濱海大學,聽了自己的名字還敢跟自己較勁的,這家伙是第一個。

他可不認為這個土里土氣的家伙能有什么來頭,雖然他是坐周語冰的車來學校的,但周語冰性格就是那樣,沒有大小姐架子,這家伙肯定只是周語冰同班同學,恰巧在路上碰見了,就順路帶他一程,不然怎么一下車就分開了呢。

雖然不認為林夏和周語冰有什么關系,但岳麓一想到自己都沒坐過周語冰的車,這家伙倒搶了先。他就非常不爽,這才過來準備給林夏一個警告,只是沒想到這小子這么不上道,而且好像沒聽說過他,居然不知死活的挑釁他。

岳麓沒有收回手,反而直接往林夏臉上扇過去,他要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招惹他岳大少是什么后果。

預料之中的巴掌聲如期響起,林夏氣定神閑的站著,而原本動手打人的岳麓卻是捂著臉。

他這一巴掌挨得太突然,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剛剛他感覺自己那一巴掌就快扇到對方臉上了,突然黑影一閃,隨著“啪”的一聲,臉上就火辣辣的疼了起來,眼前也是金星亂冒。

回過神來的岳麓有些滑稽地四下張望,好半天才確定,附近沒其他人,打自己的就是眼前的這個討厭的家伙。

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林夏,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居然敢打……”

“啪!”林夏沒等岳麓把話說完,又是一巴掌扇過去。

這一下力道更狠,岳麓直接被扇倒在地,原本白凈的臉也迅速紅腫起來。

“你他媽找死!”岳麓從小到大沒都沒吃過這么大虧,他雙眼像是要噴出火來,完全失去了理智,嗷的一嗓子,不管不顧的起身沖向林夏,一副拼命的架勢。

可惜,要和林夏這種怪物級的對手拼命,不是光有勇氣就行的,實力差距太大的情況下拼命,只能是自取其辱。

說起來岳麓也不是第一次打架,不過以往被他打的人,忌憚他的身份,壓根不敢還手,而岳麓自己也是跆拳道黑帶,對付普通人還是非常輕松的,可惜林夏不是普通人。

輕輕松松的一腳把岳麓踹趴下,林夏搖搖頭,跟這種垃圾動手他實在提不起興趣。可憐的岳大少好歹也是個跆拳道黑帶,到林夏這就成了垃圾了。

本來今天是第一天上學,林夏不想惹事,但事與愿違,他不招惹別人,別人卻來招惹他。

這邊的動靜很快引來了許多圍觀的人,愛看熱鬧是國人的天性,甭管發生什么事,總少不了圍觀群眾的身影。

“那個被打的好像是岳麓啊?”

“怎么可能,岳麓是什么人,誰敢……臥槽,好像還真是岳麓!”

“我早看著像岳麓了,只是他臉被抽腫了,一時沒認出來。”

“那個打人的是誰啊,好牛叉,連岳麓都敢打!”

圍觀者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岳麓是濱海大學的風云人物,今天卻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狠揍了一頓,這消息實在太勁爆了。

聽到這些話,岳麓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這次丟人丟大發了,要不了一天他被人打的消息就會傳遍整個濱海大學,這讓他把林夏恨到骨子里了。

趴在地上的岳大少有心起來和林夏拼了,也好歹能給自己保留點體面,打架打輸了和被打不敢還手是兩個概念。

可惜,林夏不給他這個機會。

林夏就蹲在岳麓旁邊,岳麓剛有爬起來的動作,林夏就一巴掌扇過去,冷喝道:“乖乖趴著別動!”

反復幾次以后,岳大少不敢動了,滿心屈辱的趴在那。

“看平時耀武揚威的,原來是個軟蛋,被人打得趴在地上都不敢起來。”

“就是,原來是個欺軟怕硬的慫貨。”

……

圍觀群眾又討論了起來,岳麓聽到這些議論,恨不得當場死過去。

岳麓其實也是一肚子委屈,他這種自視甚高的人,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怎么會被人打得不敢起來。他是實在起不來啊,林夏那巴掌看著沒什么力氣,其實重逾千鈞,他每次起來都是被拍回去了,而在圍觀眾的眼里,他就好像是被打得不敢起來。

就在這時,突然人群外傳來一聲大喝:“給我住手,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校園里當眾行兇!?”

  • 我的極品未婚妻 截圖1
  • 我的極品未婚妻 截圖2
  • 我的極品未婚妻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