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世天郭語琪從當戰神開始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從當戰神開始

從當戰神開始

從當戰神開始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吉祥妹妹

時間:2019-09-03 17:55

評語:最耀眼的那顆星。

帝世天郭語琪小說叫做《從當戰神開始》,這里有從當戰神開始小說在線閱讀。帝世天郭語琪小說主要講述了:帝世天是軍中的鐵血統領,率領萬千熱血男兒保家衛國,他默默無聞卻在戰場之上戰無不勝,退伍回歸到都市他仍舊是都市的最耀眼的那顆星。

精彩節選:

帝世天的舉動看似膽大妄為,實則已經手下留情。

如果不是當著家人的面,就憑張天海揚言要弄死他父母這一條,都夠他死千百次了。

他憑什么如此猖狂?

難道有些家底,就可以任意欺壓他人?

雖然人人還做不到平等,但這個世道,還沒人可以肆意妄為。

“果然叫喚的越厲害,挨揍就越重。”洛天賜喝著茶,嘖嘖兩聲。

其他人這時終于反應過來,王曉梅和帝花語首先一臉焦急,為帝世天擔心起來。

張天海從錯愕中驚醒,慘叫道:“阿生,給我殺了這個狗東西。”

這個名阿生的保鏢一看就是練家子,出拳帶風,向帝世天襲來。

“低賤之人,也敢對少爺出手。”

帝世天握住他的拳頭,用力一掰,“你們自認為的高貴,在我面前狗屁都不是。”

阿生痛苦的握著已經廢掉的右手,心中一沉。

不等他多想,胸口就如被火車撞擊了一般,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飛出門外,生死不明。

見到這一幕,張天海臉色變的煞白,阿生是他在此放肆的唯一依仗,卻被帝世天一腳踢的如死狗般趴在門外。

再看帝世天看他如看死人的目光,終于忍不住牙關打顫,“你別過來,你這么對我,我爸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帝世天臉上毫無波瀾,整個人平靜的有些可怕,他踩住張天海的臉,就這么,慢慢的,一遍一遍在地上摩擦,不一會,血肉模糊。

“你現在應該關心的是,我會不會放過你。”

“啊……”

“你他媽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嗎?敢這么對老子,被我爸知道,一定殺你全家!”

“你口口聲聲你爸你爸的,我很好奇,你爸到底是什么身份,竟讓你在外面如此橫行霸道。”

帝世天漫不經心的掏出手機,扔到他的面前,“給你爸打電話,讓他登門道歉,不然今天你就不用走了。”

張天海:……

“真的讓我打?”幸福,對于張天海來說,突然來臨。

甚至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還是說,帝世天腦袋有問題,讓他打電話搬救兵,豈不是閑死的不夠快?!

“廢話少說。”帝世天力道加重幾分。

張天海頓時睚眥欲裂,“我打,我打。”

“喂?”

“爸,我是你兒子啊,我被人打了,對方還說要你登門道歉才肯放我走,嗚嗚……”

“兒子,我是你爸,你先別急,慢慢說,對方是誰,你現在在哪里?”

“就是我一直想弄到手的那個賤女人的哥哥,啊!爸,他又踩我,我受不了,你快來。”

“賤民也敢對我兒子動手,你在哪里,報位置,我現在就帶人去殺他全家!”

帝世天怕張天海又多說廢話,于是奪過電話,語透殺機,“老城區,三十二號,我等你來殺我全家。”

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句話用來形容張天海父子再合適不過了。

等掛掉電話,張天海瞬間恢復底氣,“哈哈,賤民就是賤民,就連智商都是低的可怕,等我爸來了,你們都等著死吧。

放心吧,我是不會讓你就這么爽快的死去的,我要讓你看著自己父母,自己的妹妹被羞辱至死。

你卻只能干干看著,什么都做不了,哈哈,是不是后悔對我出手了,我告訴你,現在求饒已經晚了。”

“是不是因為你爸快來了?”

“嗯?你怎么知道?”

帝世天略感悲傷,實在不解,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為什么會如此心毒,是什么樣的教育,環境縱使他變成這樣?

這,泱泱大地,這類人,還有多少?

“阿天,這,現在該如何是好啊!”王曉梅走了過來,都快急哭了,兒子這才剛回來,怎么就攤上了這樣的事呢。

“哥,你實在是太沖動了,平時我只要忍一忍就沒事了,這張天海家里我是多少聽說了一些的,要錢有錢,要勢有勢,我們怎么斗得過啊。

要不你快跑吧,我和媽畢竟是女人,再加上爸只是一個病人,他們應該還沒有喪心病狂到對我們出手的地步。”

帝花語這時也走了過來,二十歲的小姑娘,什么時候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明顯害怕的不得了。

“哈哈,怕了吧,后悔了吧,晚了,一切都晚了,等我爸來了,你們都得死,哈哈,都得死。”

張天海狂笑,一張臉扭曲到了極點。

聽到小妹的話,再次讓帝世天心頭一痛,憑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家人選擇忍,為什么,就不能讓別人忍一次?

“妹子,忍,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你能保證,你忍得住,這個畜生就能忍?

不會的,你越是忍,他們就越得寸進尺。”

帝世天抬手,指天,“從今以后,只要有我在一天,這天下之大,沒人能再讓你們忍!”

今時今日的他們,或許還不知道,帝世天的這句話,究竟意味著什么。

“莫說這天下,就這小小的北海城,我張凱都不敢說稱王稱霸,你一介賤民,何膽?”

突然,外面一陣急剎車的聲音響起,一個頭發似被貓舔過的肥胖中年男人正好聽到了帝世天的話。

他滿臉憤怒,身后跟著數十名家撲,氣勢洶洶。

“爸,快救我啊,就是這個畜生,你看,我的臉都花了,以后還怎么見人啊!”

張凱的到來,讓張天海提到嗓子眼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

見自家兒子落得如此下場,張凱只覺怒火攻心,“賤民,你還有什么遺言,沒有的話,老子送你們上路。”

“人命,仿佛對你來說,很是廉價?”

嗯?

“你聽好,人命分兩種,有人生來高貴,有人卻生來低賤,我張凱,北海大酒店老板,身價上億,幾個賤民,如何殺不得?”

張凱笑了,他身后數十名家仆也被逗的哄堂大笑。

自詡不凡?

天生高貴?

可笑至極!

帝世天看著他,詫異道:“你家酒店,還沒倒?”

“你什么意思?”張凱暴跳如雷,北海大酒店是他在北海城立足的根本,這小子竟敢詛咒他。

“我北海大酒店,在北海城屹立幾十年,誰敢揚言讓它倒?”

帝世天笑了,他本意,只不過是希望那個地方成為一片凈土,不容他人隨意踐踏。

就算推掉北海大酒店,該給的賠償一分都不會少,畢竟當年古楓的事與張凱父子沒有任何關系。

但現在,他父子二人,多次欺壓自己家人不說,今天更是揚言殺他全家,這事簡單不了。

“試試看。”

帝世天攤手,拿出手機,撥通了雷狂的電話,“辦好了沒有。”

“相關手續已經齊全,人員正在疏散中,就差通知酒店的老板了。”

“他在我家,過來吧。”

帝世天的舉動惹怒了張天海,他臉色猙獰,狠狠道:“狗東西,還敢打電話叫人,給我打斷他的雙腿先。”

“兒子不要著急,一個賤民而已,就算叫人又怎么樣?等他搬的救兵如同死狗般跪在我們面前的時候,他就會知道我們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了。

等那個時候,看著他一臉恐慌的求饒模樣,豈不是更有快感。”

張凱擺了擺手,攔下了一眾準備動手的家仆。

“嘿嘿,還是老爸會玩,那就給這個狗東西一個機會。”張天海雙手抱胸,戲謔一笑。

十分鐘不到,一輛黑色商務車穩穩停在了老宅門前,雷狂下車,看著被圍的水泄不通的大門,瞬間殺機凜然。

這小小的北海城,竟有人敢堵帝世天的家門,找死!

“家仆稍作教訓即可,這父子二人,打斷雙腿,帶走。”

帝世天站在院內,平淡開口,眾人皆是哈哈大笑,“這小子是不是嚇傻了,還沒看清現在什么狀況呢。”

然而,笑聲噶然而止,就見身高近兩米的雷狂,身如閃電,如同虎入羊群,一抬手,倒下一大片。

數十名家仆,被雷狂,僅憑單手,生生打穿。

“你們,想怎么死?”

此時,雷狂已經來到了張凱父子面前,身后只留下一眾家仆在地哀嚎。

被雷狂一雙虎目死死盯住,張凱父子只覺得全身發軟,幾十個年輕力壯的漢子,竟連一分鐘都沒撐過?!

這哪里是人類,簡直就像是一頭荒古猛獸啊。

不說他們感到難以置信,就連王曉梅母女都沒想到,這個跟在帝世天身邊做事多,說話少的年輕人,會如此兇猛。

“你這樣的高人,為什么要幫助這個賤民,他能給你什么?只要你跟隨我,要錢有錢,要女人有女人,怎么樣?”

張天海雖感害怕,但這天下,有幾個男人不貪財好色,既然這人連帝世天一介賤民都愿意幫,為什么就不能投靠自己呢?

“舌燥!”

雷狂直接一巴掌將他拍翻在地,他,現役校官,白虎戰區十大統領之一,這世上,除了帝世天,誰配讓他跟隨。

“我是北海大酒店的老板,只要你放過我父子二人,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張凱敢怒不敢言,此時大勢已去,不得不低聲下氣,等他離去,有的是辦法玩死這些人。

“北海大酒店老板?真是人不作死就不會死,從今天起,你將毛都不剩。”

雷狂一把提起他近兩百斤的身軀,踢斷他的雙腿扔在地上,“別叫,再叫殺了你。”

其后,又生生踩斷了張天海的腿骨,“跪好,現在還沒到絕望的時候。”

張凱父子,面露驚恐,剛剛還在說,要讓帝世天搬的救兵如同死狗跪在地上,卻不想,角色轉換的如此突然。

這時,帝世天抬步,雷狂抓住張天海的頭發,讓其跪的盡顯誠意。

“你方才說,要當著我的面,殺我父母,辱我妹妹,然后,再殺我全家。

我這人,一向瑕疵必報,所以,接下來,感受絕望吧。”

說完,對雷狂意識道:“帶走。”

雷狂點頭,然后如提小雞提著二人,丟進了商務車的后備箱。

“媽,你們不必擔心,我去去就回。”

帝世天行為舉止間,透露著強烈的自信,讓王曉梅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兒子不再是十數年前的少年,他長大了,變得有本事了。

再與洛天賜打過招呼后,帝世天坐進了商務車。

因為帝世天在車上的原因,所以雷狂將車開的非常穩,等到北海大酒店附近尋了一個合適的位置的時候,已經是二十分鐘后。

雷狂下車,提著張凱父子跪在帝世天面前。

“你們自詡不凡,天生高貴,不過是因為在本土有著一定的立足資本,仗著這些,橫行霸道,欺壓他人。”

帝世天抬手,指向不遠處那棟三十三層的高樓,“如果這棟樓倒了,你們還敢如此嗎?”

張凱父子皆是一愣,隨著他所指方向看去。

這不是自家酒店嗎?

“你什么意思?”

如果這棟樓倒了,他們在北海城將毫無地位可言,張凱不再是富翁,張天海不再是富二代,公子哥。

這些年,他們仗著自己有點家底,得罪了無數人,到了那個時候,可想他們的處境會多么的慘。

可,北海大酒店在本土屹立了這么多年,一年的利潤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張凱獨自一人如何吃的下?

所以,在他的背后還站得有人,他們才是北海大酒店真正的守護神。

有他們在,就連四大家族和鼎盛會那樣的存在都不敢揚言弄跨北海大酒店,這也是張凱父子行事一向囂張跋扈的原因。

“我打算弄倒它。”帝世天伸手一壓,仿佛在描述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

“你沒搞錯?”

張凱聞言,瞪大了雙眼。

一個老城區出身的賤民,竟開口閉口就要弄倒他家酒店?

“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爸,別理這個神經病,他一定因為得罪了我們,明知自己死路一條,所以被嚇傻了。”

被虐的慘不忍睹的張天海,幾乎瘋狂,他大聲笑著,眼神怨毒無比。

此刻,他還不明白,接下來究竟會面臨什么。

“我不是天王老子,但我跺跺腳,這片土地,都會跟著震動!”

帝世天打了一個響指,對雷狂吩咐道:“推。”

  • 從當戰神開始 截圖1
  • 從當戰神開始 截圖2
  • 從當戰神開始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