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夕洛鳳隼誰教皇叔顏色好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誰教皇叔顏色好

誰教皇叔顏色好

誰教皇叔顏色好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蔚然

作者:卿火火

時間:2019-09-01 11:00

評語:感情什么的她碰不得。

云夕洛鳳隼小說叫做《誰教皇叔顏色好》,這里有誰教皇叔顏色好小說在線閱讀。云夕洛鳳隼小說主要講述了:云夕洛上一世悲慘的下場都是拜渣男所賜,這一世她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重生更歸來一切從頭開始,她要從源頭上就杜絕一切,感情什么的她碰不得。

精彩節選:

場上少年郎的眼神隨著云家姐妹移動,只有一個人,他盯著云夕洛的臉似乎是癡了。

他的手死死攥緊,胸口似乎被一只大手扼住喘不過氣來,他的眸子濕潤,千言萬語似乎哽在喉頭,他努力將自己的眼睛抬高,但是在看到她身邊的鳳亦楓的時候,他的眼睛突然變得像狼一般陰冷可怖,似乎想用眼神殺死眼前的男人。

鳳亦楓將讓下人準備的手爐遞給云夕洛,然后正要將大氅給她披上,鳳亦絕很清楚地看到云夕洛似乎在微笑,她阻止了鳳亦楓的舉動,讓她身邊的翡翠給自己披上大氅。

她的嘴唇有點白,不知道是不是凍的,她的眼睛依舊清亮,像是盛著兩潭清水,巴掌大的小臉雪白俏麗,少了一份成熟嫵媚卻多了一份天真單純。

心頭似乎被什么東西拉著撕扯,疼的幾乎痙攣,他貪婪地看著她的容顏,心頭絕望的幾乎讓他崩潰。

身體似乎依舊在烈焰中焚燒,卻不及心頭一分的楚痛,他現在都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他,這個時候突然聽到太監的一聲高喊,“皇上駕到,皇后娘娘駕到,嫻妃娘娘駕到。”

鳳亦絕收斂心神,又沖著云夕洛的位置看了一眼,將手慢慢松開,跟著眾位躬身施禮,“兒臣參見父皇母后,母妃娘娘。”

皇上的興致似乎非常的高,他大手一揮,“皇兒們不必多禮,眾卿平身,今天是嫻妃的生辰,都是為了一個熱鬧,所以說都不用拘禮,今天朕準備了很多的比賽,都是有彩頭的,不分男女都可上場,也可以押寶呀!不上場的可以猜測誰會拔得頭籌。”

場上一片的“謝主隆恩!”

第一場比賽是騎射,云夕洛捧著手爐看著場上人頭攢動,突然感受到一雙銳利的眸子,就這樣盯著自己。

云夕洛一怔,不乏有往自己身上偷瞟的眼神,但是沒有如此肆無忌憚,云夕洛迎了上去,整個人如身墜冰窖,從頭冷到腳。

鳳亦絕就這樣肆無忌憚地盯著自己,那眼神執拗火熱,絲毫不加掩飾,哪怕迎上了云夕洛的眼神都沒有避開,那眼神似乎要將云夕洛吞下一般。

云夕洛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如果她記憶不錯的話,她上一輩子遇到鳳亦絕時候,他看著自己,僅僅有一點驚艷,沒有任何的逾距,非常的守禮,話也不多。

一點一點讓自己對他的警惕性放松,最后落入到他的圈套,現在他改變戰術了,要直接來無賴了。

云夕洛猛然揚頭挑眉,這個世上欠自己最多的就是那個男人,卑鄙無恥利用自己登基,最后將自己殺死連帶著還有他跟自己的骨血,都說虎毒不食子,他真的比禽獸都毒,只有在這個男人眼前她可以大聲質問,你的心是黑的嗎?

筱雨的眼神冰冷刺骨,絲毫不掩飾對他的恨,讓鳳亦絕心頭一跳,她記得,她都記得,怎么可能?他的心越發一片的荒蕪,一時間心亂如麻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五弟,輪到你了。”鳳亦詔的話讓鳳亦絕回神,他突然一個翻身上馬,利落干凈地讓鳳亦詔失神,這小子什么時候伸手這么好了!

鳳亦絕只覺得心頭悶的喘不過氣來,眼前一片的血紅,還有漫天的大火,甚至耳邊有凄厲的慘叫聲,如果這些她都記得,他該怎么辦?

他突然拔箭彎弓,三支利箭瞬間出手。

一個靶心三支箭穿心而過,場上先是沉靜,然后便是排山倒海的歡呼聲。

鳳亦絕騎在馬上似乎有些懵,鳳亦楓眉頭一蹙,剛才他也是一箭穿心,但是鳳亦絕是三箭,而且剛才騎馬的速度他比自己快了很多,幾乎是沒見人影就出了手,比自己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平日里這個五弟,不顯山不顯水,今天這是怎么了?

云夕沫跟云夕柔似乎也呆住了,她倆叫的最大聲,壓的是鳳亦楓贏,但是卻從中冒出一個五皇子,這是怎么回事?

不過這個五皇子平日似乎低眉順目,剛才上馬拔箭射箭那一瞬,真是帥的沒邊了,幾個高門的小姐眼睛都開始冒星星了。

“哈哈……絕兒真的不錯,騎馬射箭的彩頭應該是絕……”

皇上這個“兒”還沒出口,耳邊突然傳來一邪肆的聲音,“小四,皇叔還沒上場呢?”

隨著聲音的落下,一眾人盯著眼前一身大紅身影慢悠悠靠近,宛如定住。

面如美玉,鼻若懸河,劍眉入鬢,一頭烏發隨風飛揚,魅惑邪肆,美的冷人炫目。

皇上鳳景的嘴巴抽了又抽,當今皇上被人稱為小四,他不知道該不該殺人了!

“皇叔來了!”皇上努力控制自己的火氣,眼前是自己的皇叔,親叔叔,叫個小四不過分,還有他的為人都清楚,想跟他置氣就能被他活活氣死,不生氣,不生氣。

皇上自我催眠,云隼依舊慢悠悠地開口,“云晴的壽辰皇叔能不來嗎?剛才比啥了?本王也要來。”

皇上趕緊讓人給云隼備馬,等云隼牽著馬轉了兩圈,看自己實在是上不去了,才沖皇上道,“小四,這馬太高了,你這不是欺負老人家嗎?給皇叔準備一頭毛驢。”

“毛驢?毛驢?”不僅皇上的嘴抽搐,大臣們都頭皮發麻,睿王鳳隼今年才二十有二,老人家這三個字是來罵人的嗎?

可是這位皇上的親叔叔一向不按照常理出牌,都是見怪不怪了,場上的人都開始自我催眠。

云夕洛突然笑了,這個鳳隼,你說他是裝的,這樣的大逆不道不是找死嗎?你說他不是裝的,這畢竟是先先皇最寵愛的兒子,會是這個德行,怎么也想不明白。

鳳隼沉思,突然道,“小四,剛才有美人笑了嗎?皇叔感覺這么清冷的地似乎是開了鮮花了,讓皇叔看看是哪位小美人在笑?”

云夕洛收斂笑容,這個皇叔只有兩個興趣,一個就是喜歡美的東西,家里的姬妾成群聽說個個都是絕色傾城,二是好玩,只有別人想不到的,沒有他玩不到的。

云隼目光在場上轉了一圈,突然把目光放在云夕洛的臉上,笑的邪肆魅惑“原來是云家的小洛兒,這才幾年不見就長成大姑娘了,云錚呢?把你家閨女給本王怎么樣?本皇叔叫你一聲岳父可好?”

  • 誰教皇叔顏色好 截圖1
  • 誰教皇叔顏色好 截圖2
  • 誰教皇叔顏色好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