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間修仙路李清水吳晚秋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我在人間修仙路

我在人間修仙路

我在人間修仙路

10.0

手機閱讀

來源:縱橫

作者:哎呀少爺

時間:2019-08-31 12:00

評語:一條試煉路,此路可通天

李清水吳晚秋小說叫做《我在人間修仙路》,這里有我在人間修仙路小說在線閱讀。李清水吳晚秋小說主要講述了:十三歲的南山弟子李清水有最近有點煩,因為他的修行天賦好像有點妖孽。而驟變勢力列出的獵殺名單李清水就名列榜首。既然踏上了修仙路,我便要修好這條人間通往仙界的路!

精彩節選:

將龍仔等人送走,李清水本想提劍繼續練習登云劍法,那種一心有劍的狀態實在令人著迷,很厲害。他總感覺進入那種狀態,就能進入一個新世界,完全掌握,以后修行任何武學都將事半功倍。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一場瓢潑大雨,在龍仔他們離去后不久拉開序幕。

烏云低沉得像要從天上掉下來,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天空仿佛裂開一個口子,雨勢驚人,瓢潑而來。

是沉積三百六十年歷史的南山在哭泣,十五天之后它就要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滿山遍野都是悲意。

李清水只好先停止練習,然后將那道“青石門”拿出來,按照大長老教給自己的口訣,將其還原成本來的模樣,緩緩推開,那個來自遠古的小空間再一次出現。

無盡的荒涼中,夾雜著絲絲靈藥香味,彌漫四周。

斷裂的遠古試煉之路上,數道光團懸浮,許多秘寶與靈藥靜靜地躺在其中,滿是神秘。

“做大勢力的弟子其實還挺幸福的,走到終點的一切工具都已被長輩們提前準備好,只要有實力,盡管去取就行。哪像我們,修行這么多年,別說秘寶,就連靈藥是苦是甜,該生吃還是煮水吃都不知道。”李清水苦笑。

雖然他不愿意承認,但有一個好的出生貌似真的很重要。

你拼盡一切得來的寶貝,不過是人家里小娃娃手中的玩具而已,這如何不讓人心酸。

李清水心中五味雜陳。

但也只是稍作感慨,李清水的心便平復下來。

我到人間來一趟不容易,你不給我,我就只好自己去取了。

你有寶物,我羨慕,但不嫉妒;

因為我知道,只要我想要,世間一切都可以得到!

這是自信,來自李清水對自身實力的強大自信。

盡管只有十三歲,但李清水早已有了一顆強大的心。

將青石門收好,李清水開始盤坐冥想。

整個世界,只剩下雨滴拍落之聲。

……

時間,在南山弟子的一片哀嚎聲中悄然流逝。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五日,距離青云宗等勢力給出的搬離南山的最后期限,只剩十天了。

這五日,李清水沒有再外出,一直在洞府中研究登云劍法。

進展很快,他感覺自己隱隱約約已經觸碰到那種“神奇狀態”的門檻,這令他很興奮,再次進入那種狀態已經指日可待。

只是,時間不多了。

只剩十天。

南山的氛圍愈發緊迫起來,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態勢。

今天已經有弟子受不了,去到大長老的洞府前,以死相逼。

對,是以死相逼!

他們想用自己的命要挾大長老獻出南山,換取活路。

狗逼急了也會跳墻,聰明的他們,并不打算坐以待斃。

虛偽的面具終于揭下,露出猙獰。

年幼的弟子們拿著佩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在大長老的洞府前跪成一排,視死如歸。

若不了解事情真相,他們的模樣倒是顯得神圣悲壯。

王小貴原本也要去的,卻在半路被楊星打了回來,鼻青臉腫。

“你…你們誤會了,我不是去求大長老獻南山,我只是……只是跟著去看個熱鬧,跟著去看個熱鬧而已。”

“啊,啊,啊,師兄別打了,哎呀,疼疼疼!”王小貴跪在地上,捂著臉,痛哭流涕渾身是傷。

他沒想到,楊星這憨貨居然對自己下死手,不留一點情面。

聚靈境初期的王小貴連天地靈力都還控制不穩,面對楊星的蹂躪,毫無還手之力。

王氏貴心里雖然已經將楊星家十八代祖宗罵了個遍,但嘴上還是在求饒,好漢不吃眼前虧。

“不是我說你,身為你的師兄和朋友,我們不要面子的嗎?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屈服求饒,讓外人怎么看我們?你想讓他們說我們都是一群貪生怕死的膽小鬼?看熱鬧?看什么熱鬧?若不是楊星師兄及時發現,跪在最前面的恐怕就是你吧?簡直把我們的臉都丟盡了,跟你說了要成仙不要求饒,你怎么就是不聽勸呢。”

“叫什么叫,你自己討打,一會兒楊星師兄打完了,我再接著打,給你一次記憶深刻的教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再犯。”龍仔在一旁怒氣沖沖地添油加醋。

“冤枉,天大的冤枉啊,小師弟你救我,你救救我啊。”王小貴感覺自己今天恐怕要交代到自己人手里,開始恐慌,連滾帶爬抱住了李清水的腿,這是他最后的希望。

李清水有些哭笑不得,他知道王小貴的本性其實不壞,就是有些膽小而已。

而且想獻出南山也不能怪他,畢竟有活路,誰又愿意去送死呢?

如果可以,李清水當然也想活,這是人之本性,但要獻出南山,過不了他心里這關。

有些事,就算死,也不能退。

“行了師兄,放開他吧。”李清水出言,然后蹲在地上,嘆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王小貴凌亂的衣衫,道:“我聽說你四歲那年,生活的村子被一只發瘋的妖獸入侵,村里人全都被妖獸殺掉了,要不是大長老恰巧路過,恐怕你也早就成了妖獸果腹之物。在南山生活這么多年,你對這個地方沒有感情我可以理解,對這些可愛的師兄弟沒有感情我也可以理解,但你不該,對大長老沒有感情。”

“我們的心你可以傷,但大長老你不可以,更沒有資格去要挾他做任何事,因為如果沒有他,你早就在四歲那年的冬天化作一堆枯骨了。這么多年你所擁有的暖陽,都是大長老給的。你哭泣的時候大長老在,大長老哭的時候,你可別一個人跑。”

“人啊,一定要學會感恩,千萬不要再用自己的不懂事,去傷害一個善良的老人已經千瘡百孔的心了,師兄。”

“這個世界沒有可以永遠不死的人,但有些人的死輕于鴻毛,有些人的死卻重于青山。我希望啊,在最后的那個瞬間,你會成為大長老的驕傲。”

聽完李清水的話,王小貴低下了頭,楊星和龍仔都以為他已經開始慚愧后悔,卻沒想到,王小貴下一刻便猛地抬頭,吼道:“我活著離開南山之后,一定會完成大長老的心愿,將南山精神發揚光大的!”

靜。

鴉雀無聲。

包括李清水在內,三個人都愣在原地。

“你……真是無藥可救了……”李清水反應過來,汗顏,一起生活這么多年,他居然沒有發現王小貴有一顆如此堅定的心。

嘭!

一道肉體碰撞的沉悶聲傳來,王小貴的身體應聲而飛。

是楊星出手了,火冒三丈。

“我今天就替南山清理門戶!”楊星怒吼。

龍仔也雙眼噴火,挽起袖子。

“算了,隨他去吧,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但愿他今后想起南山種種時,不會內疚。”李清水無奈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哀嚎的王小貴,然后看向龍仔等人,道:“大師姐還在等我們一起去黃安城,不要讓她等急了,走吧。”

楊星和龍仔聞言停下手上的動作。

“回來再收拾你。”

“你們去哪兒,帶上我唄。”

……

黃安城,滿是歲月痕跡的城墻下;

美麗的姑娘帶著四位身負長劍的少年往城內走去。

姑娘長得很漂亮,就如同這個季節最美的花,驚艷了這片貧瘠的土地,引得路上行人紛紛側目。

是吳晚秋,帶著李清水和楊星四人來了。

吳海山得到消息,黃安城最大的拍賣場“新陽拍賣場”今天會有一顆“空間陣石”拍賣,因此特意讓他們下山,看能不能購得。

空間陣石,顧名思義,與空間有關。

是一種能讓活人“隨時隨地”不受修為限制,進行空間傳送的小型陣法,很是珍貴,唯有頂級強者才有能力制作。一般不會流傳到市面上,那些大人物不缺錢,傳下這些陣石都是為了給門下弟子保命用,不會拿出來賣。

新陽拍賣場不知從何處搞到一枚,從幾日前就開始宣傳,想要賣出高價,吸引了很多人。

如此強大的保命手段,人人渴望,黃安城周圍有實力的人都來了。

李清水知道是來購買空間陣石的時候就笑了,他明白,這是大長老在未雨綢繆,在為弟子們尋找離開南山的活路。

他想用青云宗等勢力無法追蹤,沒有特定坐標的空間陣石將弟子們送走,用心良苦。

可惜這些弟子對這些卻一無所知,甚至還以死相逼要挾大長老獻出南山,真是令人心寒。

若是他們有一天真的能被大長老安然送出南山,會不會也在某個夜晚遙望北部時,想到那個慈祥的老人,回憶起自己荒唐的種種,潸然淚下?

走進黃安城,一股濃烈的紅塵氣息撲面而來;

舞臺上扮上妝容準備開嗓的戲子。

渾身是血剛剛狩獵歸來的妖獸獵人。

被同伴搶去冰糖葫蘆后哭泣的小孩。

悠閑提著鹿肉準備回家烹制的婦人。

跪在地上沿街乞討的流浪漢。

城內平凡的種種,繪成了一幅美麗的紅塵畫卷。

李清水被城中熱鬧的氛圍感染,突然感覺做一個凡人,其實挺好的。

平平淡淡,不爭不搶。

在一個能夠看見青山河流的小城里,買一處屬于自己的小院。

結一佳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高興時與三倆好友把酒言歡,失落時輕挽愛人玉手相互寬慰。

在平凡的生活中,體會做人的幸福。

這或許,才是來到人間的真正意義。

只是可惜,這些普通人觸手可及的平凡,對于現在的李清水來說,卻都成了奢望。

江湖已入,此生難寧。

唯握手中劍,斬出太平天!

“大師姐,你身上帶銀子了嗎?”李清水開口。

“怎么了?”吳晚秋止步詢問。

龍仔等人也停下腳步。

“我……”李清水的目光投向不遠處售賣冰糖葫蘆的老人,道:“想吃一串冰糖葫蘆。”

想吃冰糖葫蘆?

四人聞言皆一愣,這個平日里一心只顧修行的小師弟,居然還有這種小愛好?

“你們為什么都以這種奇怪的眼光看我?我不能吃冰糖葫蘆嗎?”李清水笑道。

“這是小孩子吃的東西呀小師弟,你怎么這么不成熟。”龍仔道。

“我……也是小孩子啊。”李清水輕輕一笑,然后便向賣冰糖葫蘆的老人走去。

吳晚秋聞言一愣。

的確,她忘了,忘了眼前這個少年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孩子。無論他的心智有多成熟,終究還只是個孩子,會哭會笑會鬧,看到好吃的也會想要。

原本天真爛漫的年紀,都是因為衰落的南山,才讓他小小年紀便背負了如此之多啊。

想到此,吳晚秋不免又開始心疼起來。

“我也要吃!”臉已經腫得像個豬頭,王小貴卻沒忘了吃,大喊著沖向前。

“真甜。”

去新陽拍賣場的路上,李清水四人人手一串冰糖葫蘆跟在吳晚秋身后。

就如同姐姐帶著四個弟弟逛街,很溫馨。

“你也好意思。”龍仔舔了一口手上的冰糖葫蘆,瞥了一眼一邊陶醉美味的王小貴。

楊星也狠狠瞪了他一眼。

王小貴頓時面露怯意,低下頭,往旁邊挪了幾步。

“但愿十年后,我們五人,還能聚在一起吃冰糖葫蘆。”李清水微笑,陽光灑落在他清秀的面龐,很是好看。

“十年?”王小貴一臉不可思議地道:“我們能活那么久嗎?”

“但愿。”李清水道。

“哦。”王小貴失望道:“我還以為你有什么辦法活下去了呢。”

“咦,前面發生了什么事?”吳晚秋驚疑。

李清水他們往前望去。

前面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許多人在圍觀,有些吵鬧,好似有人在爭論著什么。

“少…少爺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將水灑在您身上的,饒了我吧,饒了我吧少爺,我給您磕頭了。”

人群中間,一位穿著補丁布衣的少年跪在一位身著華服的少年面前拼命求饒。

布衣少年十歲左右的年紀,臟兮兮的小臉上掛滿淚水,跪在地上,模樣甚是可憐。

華服少年十七八歲,有著一張白嫩的臉,看著不像惡人,卻在看到布衣少年伸過來討饒的雙手時,露出厭惡之色,狠狠地拍開,道:“滾!別拿你的臟手來碰我。”

布衣少年面露懼色,趕緊停下,將手縮回,一邊哭一邊說道:“對…對不起。”

“我娘特意在“臨都”給我定制的衣服,被你給弄臟了,一句對不起就完了?”華服少年居然在此刻笑了出來,眼中卻滿是寒意。

布衣少年低頭,委屈地大哭,手足無措,十分可憐。

“晉少爺,小七剛來“安玉樓”做工不久,年紀小腦子笨。原本不愿收他,卻因其家中母親惡疾纏身,急需錢銀醫治,老身這才動了惻隱之心將他留下。本以為讓他端茶倒水最是簡單不過,也能勝任,卻沒想到他今日居然惹下如此禍事。還請晉少爺看在他年紀尚幼的份上,原諒他一次,回頭老身一定嚴加管教。”一位老嫗出面道歉。

這是安玉樓的老板,黃老婆子。

“是呀晉少爺,濺了幾滴茶水而已,脫下來,奴家給您洗洗不就行了么,別生氣了,小心氣壞了身子。趕緊跟奴家進樓里歇著,酒都已經給您溫了好一會兒了。”一位濃妝艷抹的女子也上前勸和。

王晉輕輕撫摸起女子嫵媚的俏臉,微微一笑,道:“一條賤命而已,既然你們如此看重,那我……”

“便殺了他吧。”

什么!

殺了他?!

眾人剛剛落下的心,瞬間又被提起。

王晉,黃安城第一勢力“王家”的二少爺,果然如傳聞中一般囂張跋扈,心狠手辣。

只是因為濺了幾滴茶水而已,便要取人性命?

真是……兇殘至極。

小七平日給人們留下了很淳樸懂事的印象,大家都不想他出事,很急,卻毫無辦法,不敢得罪王晉。

“楊星師兄。”在一旁圍觀的李清水開口。

“怎么?”楊星在一旁看得雙眼已經快噴火。

“你覺得小七的命賤嗎?”

“不賤。”楊星想都沒想便搖頭,道:“眾生皆平等。”

“你覺得小七的命,還比不上那個人一身穿著奇丑無比的衣裳嗎?”

李清水的聲音不大不小,在場眾人卻都聽進了耳中。

皆都嚇了一跳,滿臉驚愕地望向李清水。

哪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雖然見義勇為仗義執言是好事,不過在黃安城招惹王家二少爺?

可不是明智之舉。

李清水殺唐民陶時在城外,因此現場眾人并不識。

只覺得這個長相清秀的少年今日之舉的確有些莽撞了,此事怕是已經不能善了。

“他那一身爛衣服,給我我都不稀罕,哪里能值小七一條命。”楊星望向面色鐵青的王晉,調笑道。

“那你……”李清水看向楊星,道:“為什么還不上去揍他?”

  • 我在人間修仙路 截圖1
  • 我在人間修仙路 截圖2
  • 我在人間修仙路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