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人間日月長華宇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玄幻 > 不許人間日月長

不許人間日月長

不許人間日月長

10.0

手機閱讀

來源:網易云

作者:刻直峭深

時間:2019-08-29 16:42

評語:羲和走馭趁年光,不許人間日月長

小說《不許人間日月長》主角華宇,這里有不許人間日月長小說在線閱讀。華宇小說主要講述了:身為皇子的華宇出生之日也是魔族攻陷城池之時,皇族百姓也被屠戮殆盡,被帶出皇宮的華宇被妖魔發現,危機之時及時趕來的慕容俊采將其救下,并帶回凌霄門。時光荏苒,歲月如梭,長大的華宇又會掀起何種風波。

精彩節選:

冷瑤大師正在落鳳閣里傳道,聽到屏風后“撲”的一聲,冷瑤大師吃驚一下,心想能是誰在這偷聽呢?她放下收期間,御劍回到地面,朝屏風后走去。

她剛走到屏風后,就看見趴在地上的小宇,急忙把小宇扶起來。

“宇兒!宇兒!”冷瑤擔心問道,“沒摔疼吧,怎么不乖乖在屋里待著呢,這么不聽話。”

聽見首座這么心急,眾弟子一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三年前被首座抱回來的男嬰,都悄悄的在屏風另一邊偷聽。

“哎呀呀,你看看你,臉這么紅,凍著了吧!”說著,冷瑤大師用雙手抱住小宇凍得通紅的小臉,“我叫你曲姐姐帶你回去吧,宇兒。”

小宇使勁的搖頭,撲倒冷瑤大師懷里。

“怎么這么不聽話!我可要生氣了哦!”冷瑤大師嚇唬他,可是誰知小宇竟哭了起來。“好好好,宇宇乖,我不對你生氣,你乖乖站在這里哦,一會兒我帶你回去。你乖乖站在這里。乖哦!”

小宇擦擦眼淚點點頭。

屏風后偷聽的弟子聽到冷瑤起身,馬上回去,裝作若無其事的練習剛才冷瑤傳給的道術。小宇只扒著屏風邊緣,露出半張臉,偷偷看著正在聽冷瑤傳道的大姐姐們。

大概過了三刻吧,冷瑤就收起劍,“你們各自回去,一定要好好練習。”

眾弟子諾聲而去,只留下曲雯婷和冷瑤大師,冷瑤趕快跑到屏風外,把自己隨身的白貂半臂和圍巾給小宇穿上,生怕他凍著。

也恰是這時,冷瑤突然感到身后有兩股氣從龍首峰方向而來,想必是那清虛真人帶著自己徒弟來自己這里商討天都論劍的事。便叫曲雯婷先帶小宇回去,哪知小宇卻死抱著冷瑤仙女不放開,無奈只得抱著小宇去見那清虛真人。

冷瑤大師抱起小宇走過屏風,坐在正座之上,半抱著坐在她膝蓋上的小宇。之間一真人著白衣御劍而臨,發黑白相間,胡髯幾寸,著一頂黑色長冠,白眉之下雙眼微開,御劍之中竟有宏厚仙氣明亮可見,可見其道行之高,而旁邊那年輕人,身著一身白色深衣,帶一白冠,眉目英俊,嘴一直微笑著。但比起一旁的老者來說,便沒有那么大的氣場,倒卻又幾分但卻也散發著一股寒氣。冷瑤大師單憑這氣就知道是清虛真人,至于他身邊的年輕人,光憑那散發的寒氣便知道是專練六和寒冰訣的天都峰大弟子慕容俊采。清虛道人負責本門每三十年一期的天都論劍,再過二十一天便要論劍,想他今日也比為此而來。

兩人不到眨眼功夫就降在落鳳閣上,御真氣輕輕降下,若那神仙下凡一般。走進落鳳閣,只見冷瑤大師正穿一旦綠色對襟襦裙坐在主座上,膝蓋上還坐著一個三歲孩童,冷瑤大師正哄那孩童。

清虛道人走進閣門,慕容俊采跟著進去,只見閣內梁高十丈,方寬百步,正面一屏風,上畫棲霞日出之景,屏風兩側支柱上正書“頭站鳳鳳站頭,頭搖鳳點頭”、“身纏龍龍纏身,身轉龍翻身”一副對聯。清虛真人剛走進來,冷瑤大師便站了起來,但還是牽著小宇的小手,“唐師兄前來,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清虛道人看冷瑤竟如此關心這小童,一猜便知這小童是三年前慕容俊采抱回天臺山的那個啞聲小童,“師妹不必這么客氣,這小童已經長這么大啦。”

“是啊,你看,是不是很可愛呀。”冷瑤說著用手指逗了逗小宇的鼻子,小宇張開嘴試圖去咬那手指,冷瑤笑道,“壞孩子,哈。”

“這孩子三年間師妹沒少關心吧。倒也頭一次看師妹這么關心一個孩子。”

“好了,師兄來應該是為了天都論劍的事吧。”

“嗯,本次天都論劍在天都峰的七星臺舉行,師妹看怎么樣。”

“全隨唐師兄意思,我倒也不關心這個。”

“棲霞峰弟子今年參加天都論劍的名單師妹寫好了么?”

“嗯,”說著,冷瑤走到旁邊的書架上,取出一卷紙,遞給曲雯婷,曲雯婷拿去交給慕容俊采。“還有勞俊采師侄將這名單去給掌門師兄。”

“師叔客氣了。”慕容俊采作揖道,“這事本就是我分內之事。”

“好的,那師妹,我即行告別,去煙嵐峰了。”

“師兄先等等,師妹還有一事。”冷瑤叫住清虛真人。

清虛真人倒也納悶,隨時同門之中,但這平日里素無往來,還有何事?“師妹有何事但說無妨。”

“師兄請教貴峰上大弟子龍鶩天都論劍后來我棲霞峰一下。”

“師妹找他有何事?”清虛道人更加疑惑了,自己大徒弟龍鶩這些日子正加緊修煉,為何要他來?

“奧,我本也不知,只是前些日子我弟子歐陽晴雪給我說她與貴峰大弟子相戀已久,我叫他來是想看看何時把喜事辦了。”

“哈哈,”清虛真人大笑起來,“想不到龍鶩這小子竟有這般緣分,好的,天都論劍之后,我定會讓他前來棲霞峰,到時我也一起前來,愛徒喜事,我倒也高興無比啊,哈哈。”

“有勞師兄了!”

“那我就此去了。”

“師兄慢走,師妹不送了。”

說著,清虛真人踩云而起,御劍去了。

冷瑤大師抱起小宇,竟發現小宇在懷中睡著了,不禁笑笑,“這孩子····”

“師父,您該回去了。”曲雯婷正幫冷瑤拿著劍。

“噓!”冷瑤輕聲說,“別吵醒了宇兒。”說著,輕輕的走出后門,抱著小宇回寢室去了。

天都論劍是凌霄門在眾弟子中選拔精英弟子的比試大會,每十五年一次,一般都是由龍首峰首座具體安排論劍事宜,天都論劍對門下弟子沒什么要求,只要能在論劍中擊敗其他師兄弟,拿到第一,便會獲得凌霄第一的名號,還有機會獲得一件法寶的獎勵,每屆天都論劍的前四名都被稱謂凌霄門的精英弟子。而天都論劍所測試的,正是弟子所修煉三清道法的水平。

凌霄門所修法術乃天書之中所傳的太極三清道法,現今道教之中所傳三清是也,是至上主神大道創世之后所留三道之一的修真成仙之道,而諸天神仙皆是因此道而羽化登仙,故其所遺天卷亦是如此,凡新人子弟,必先從太清元始道開始修煉,逐次是上清通天道與元始玉清道,三清道講求天地合一,將個人氣息化于萬物之中,習萬物變化,曉諸天神理,從而能運轉自然之力,借諸天神力,以行大威力,大威力可肅清萬里妖魔,亦可誅殺無盡鬼怪。

冷瑤大師抱著熟睡的小宇回到寢室,輕輕將小宇放在床上,為他蓋上被子,就拿起書在書案上看,無意間想到天都論劍,想到歐陽晴雪前些日子來她這里說與龍鶩相戀之事,竟越想越沒心思看書,竟站到窗邊,看這漫天飄雪來。

那是三百年前的天都論劍

“你不是我的對手,你認輸吧。”冷瑤冷冷的說著。

只見一個衣著殘破的男子從地上爬起來,“不,我還沒有輸。”

他已經被冷瑤擊倒幾百次了,但卻以就爬起來,天空陰霾,似是第二天就要下雪,他不斷地倒下,不斷的爬起。從始至終,手無寸鐵。他上身的衣服已被打的破破爛爛,卻不斷的爬起來,冷瑤記得他的眼神,從始至終,一直是灰蒙蒙的,沒有光,也沒有任何希望,幾乎失去了一切的落魄公子,只是在倒下,然后站起,再倒下,再站起。

“你可以不用站起來了,我們的比試就到此結束吧。”冷瑤冷冷一句,轉身,竟要走出比武臺,誰知那人又一次站起來,還未等冷瑤反應就又一次向她沖過來,依舊是沒有法寶,沒有運氣,沒有心······

冷瑤只是背手一彈,萬般真氣竟如狂風卷向他,清風瑟瑟,竟將那人擊飛,冷瑤縱身躍起,白衣隨風沙沙作響,凡塵飄落,只是一掌,就把那人擊倒在地,咳嗽一聲,竟帶出鮮血來,那人正是天都峰七弟子楚尚云。

“我不想和你比了,你不是我的對手。”冷瑤的一身白衣正被清風吹拂起來,千鳥鳴處,如白羽般隨風舒展。

臺下一片喧嘩,都若那人無法再一次站起。

冷瑤背身而去,剛走一步,卻聽得凡塵落聲,那人卻又坐起來,“就算我不是你的對手,你也應該打到我再走,你若放棄與我比試,你就不勝,便是認輸罷了。”

臺下又是一片唏噓不已,冷瑤轉身而來,楚尚云卻以站立起來:“來吧!”

冷瑤自是真氣由手甩出,手化為利刃,竟也帶起萬鈞劍氣向那人刺去,袖起云飛,若萬丈驚雷,霹靂而下,所過之處,盡分一半。冷瑤收起手,風依舊拂聲而作,玉碎千斗,發出扣人心弦的破碎聲,后化為粉塵,沒入黃土。男子應聲倒下。身若黃土,竟裂出一條溝壑,血絲斷處,竟千萬鮮血涌出。

男子又一次站起來,他身上鮮血滿布,那血竟落地結晶,口中呼出的氣也開始凝華。第二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大雪,空氣中的水氣開始凝結,風似累了,卻已停下。白虹千帆,靜寂如死,萬般凡塵一落,空氣肅殺。

冷瑤已不愿再去揮動真氣,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男子,蕭蕭剎剎,男子身后卻是一顆千年古杉,葉已落盡,連樹枝也都已褪去了生機,不知哪來的氣力,殘風竟吹起地上凡塵,白虹貫天。

“那小子只是來凌霄討一口飯吃而已···冷師妹快干掉他吧·····”臺下又一片唏噓而起。

那男子仿佛聽到什么,經一躍而起,折斷了那古杉的頂芽。

前一夜,楚尚云正在那古杉之下坐著,他暗戀的人就在他面前走過去,與他同門的二師兄緊緊相擁,僅那一刻,水便已成冰,葉便已落盡,冰中魚,如何游,已枯葉,青何處。

古衫的頂芽,慢慢落下,千年的精華業已在前夜枯死,又似一陣青羽,楚尚云飄然而落,腳下地上,塵若蟲,畏懼離去。就那古枝,卻發出凌厲的氣,奔若狂風,肅殺全場。傷口中的血化為一股氣,煙霧籠罩在他身上,那是鮮血在蒸發。葉只飄過,傷口竟已愈合。

楚尚云釋放出龐大的劍氣,沖向冷瑤,冷瑤的氣竟被這巨大的劍氣趨開,將冷瑤擊飛到半空中,一股強壓竟壓得冷瑤呼吸也感到困難,塵埃落定,白衣風中卻已不揚。楚尚云大吃一驚,竟急忙跑過去記住正落下的冷瑤。她被剛才那真氣逼得毫無退出,只得全接下那沖擊,竟口流鮮血。

待冷瑤睜眼來看,她正被楚尚云半抱著,只是數秒而已。“冷師姐,你沒事吧······”

還未等楚尚云問完,冷瑤手一輕抬,劍氣便將楚尚云擊出數丈,眼前這個男人,不僅第一次打傷了她,還碰了她的身子。冷瑤只真氣一運,畫影劍便從背后的劍匣之中脫鞘而出,四面八方,旌旗竟都朝向畫影劍的方向招展,畫影劍凌空而立,冷瑤躍身握住那劍,白羽飛過,若九天仙女,凌云而至,畫影神兵,千里肅靜,神光覆蓋百里日曜,氣若纖塵,凌空散步而舞,氣若流水,彌天奔流而至,氣若長風,疾行掃葉之勢,氣若飛瀑細柳,恢弘飄散而下。

冷瑤執畫影劍凌空沖去,楚尚云卻突發百層劍氣,以八荒之力御七十二地煞之能形成一道道結界,金氣萬丈,猶金池湯固,山外山高,天外天重,破一層卻遇于更強,層層相扣,非天威不破,用八荒地煞訣的真氣將冷瑤的招數封死。

畫影劍乃顓頊所遺,雖神劍凌厲,但結界百重,破至一半竟不行分寸。

冷瑤腳踏七星,凌空而去,“鈞天玄剎,化作神雷,萬鈞天威,以兵引之,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她竟用出凌霄門之上秘訣“鈞天玄雷真訣”,引鈞天神力,劈向八荒地煞陣。

“尚云····”突然,一聲音竟在耳邊響起,氣盡八荒的楚尚云驚然轉首望去,之間所愛之人正于師兄懷中,口中所念,不過師弟之名。

“罷了罷了”楚尚云竟松開手,任由那天雷劈向自己,那一瞬間,他望見天上星河,“星河不變,我命已結”,他閉上了眼。疾風催烈火炙炙燒烤之下,殘葉何處留身啊。

正引神雷而下的冷瑤看見楚尚云竟放開了八荒地煞的結界,臉上含笑的從比武臺外看到天上星河,不由向那方向看去,她頓時明白。“原來···你·····”

話語間,她欲收回那神雷,但神力千鈞,她已無能為力,情急之下,她竟用左手引下神雷,神雷竟從畫影劍上劈到她身上,只慘叫一聲,冷瑤竟口吐鮮血,從半空中飄下而來。血紅了白衣,紅了畫影,紅了臉頰。原來,那神雷還未全劈到她身上,鈞天玄雷真訣帶來的強力就已讓她內傷累累,神雷還未全部引到身上,內傷就已深入內臟,再加上以劍上神雷引至本身造成的傷害,冷瑤竟吐出鮮血,手再也無力握住那劍,隨葉落一起落下。

楚尚云只聽一聲撞擊聲,張開眼睛發現畫影劍就墜落在自己身前,他抬頭望去,只見冷瑤雙目緊閉,口中流出鮮血,飄落下來,白衣之上不僅有血紅,還有遺留的疾雷在身上穿行。疾風掃葉,白羽飄落。

楚尚云不覺的接住冷瑤,一場雨,落到了龜裂的土地,只是那片落葉,已歸根系。冷瑤的氣息很弱,雙手無力垂下,雙眼微微睜開,看了楚尚云一眼。陰云縫中,一縷陽光照到久封的湖面,凡塵落處,本是纖塵不染。楚尚云那眼中的孤獨與絕望已被不解與擔心沖垮。冷瑤眼中的凜凜寒意全然而去,然后便昏了過去。楚尚云因接觸冷瑤而把疾雷引到自己身上,進而傳乎大地,眼看冷瑤氣息漸弱,經用右手食指將全身真氣劃入冷瑤胸口,冷瑤的氣息漸漸回來。不過幾秒,楚尚云的真氣就已盡入冷瑤身體,她無力的睜開眼,看著這面前的男人。那男人最終還是倒了下去,冷瑤也筋疲力盡的坐到了地上。三月春花漸次醒,迢迢年華,只那春花才知雪的滋養。

那場比試,是冷瑤贏了,那次交鋒,冷瑤卻敗了。

再后來,論劍四強受命下山去,遇千萬魔君,楚尚云盡全身氣力為冷瑤驅走邪魔,冷瑤背著氣盡昏迷的楚尚云走了百里才醫好他。再后來,楚尚云的師父為她許下親事,再后來,朔方城里她逢魔教暗算,楚尚云為她擋下那一箭后,便再也沒有回來。再后來,冷瑤成了棲霞峰首座;再后來,誰又知道,冷瑤每上棲霞亭所看的并不是天書,而是夾在書中的一片落葉,誰又知道,那落葉上,沾滿了那個男人的鮮血。

突然,一只小手扯了扯冷瑤的裙裾,她已滿眼通紅,她回過頭,小宇竟站在那里拉著她的衣服,“怎么了,宇兒。”

小宇卻撲進她的懷里,爬到她的膝蓋上,用盡全力的翻著那本書。

“乖....宇兒.....別鬧,快回去睡覺....乖哦”,冷瑤大師哄著小宇,小宇卻一個勁的翻著那本書,似是再找什么東西。

終于,小宇竟樂呵呵的樣子,像是找到了什么東西,他努力的指著畫上的一匹馬,冷瑤迷惑著,然后笑笑,“好啦好啦,我知道啦,這幅畫很好看。”

哪知小宇竟把那張紙從書上撕下來。

“宇兒,你這是干什么?”冷瑤對他的“調皮”有些生氣,但小宇卻仔細的將畫上的兩匹馬撕了下來,然后跑到床邊,拿下一塊枕布,放在桌子上。

“宇兒你又調皮,拿這些東西來干嘛。”說著冷瑤拿起枕布想放回去,可是小宇卻死死抓住不放,“好好好,放在這放在這,你這孩子。”冷瑤點了點小宇的鼻子。

小宇走到衣柜邊,拿出自己的一件褲子。

“你這孩子,拿這些東西干嘛?!”冷瑤有點生氣的樣子,“看弄得這屋子這么亂。”

小宇拿著褲子爬上她的膝蓋,把那撕下來的兩張圖和枕布、褲子依次擺好。然后,小宇從冷瑤的膝蓋上滑下來,差點摔倒。

“小心!”冷瑤扶了小宇一下,“那好啦,告訴我你要干什么了吧。”

小宇只是指著桌子上擺的東西,一跳一跳的,似是很急切地讓她去看。

冷瑤看了片刻,突然,她哭起來,竟跪在地上,緊緊抱住那稚嫩的孩子。心里冰封千年的痛,就在這一刻融化,那冰融之水化為滿眼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也不愿止住。位列首座百年來一直冰封般的堅強的心竟在這小孩子面前崩潰,那淚水沖刷掉了她臉上的胭脂,也沖刷掉了她心里苦苦支撐的堅強,也沖刷著那顆心,沖刷著這個堅強的女人心底最柔軟的痛。也許,她真的把這個孩子當成了自己的親生骨肉,也許,他從來都深愛著那個如水般流進她心里的男人,也許,她一直就在孤獨之中苦苦掙扎著。

“馬”,“馬”,“布”,“褲”,媽媽不哭。

  • 不許人間日月長 截圖1
  • 不許人間日月長 截圖2
  • 不許人間日月長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