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后傳元卿凌宇文皓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元后傳

元后傳

元后傳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悠書閣

作者:六月

時間:2019-08-28 10:16

評語: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元后傳》小說主角叫做元卿凌宇文皓,又名《醫妃傾天下》,這里有元后傳小說在線閱讀。元卿凌宇文皓小說主要講述了:元卿凌一朝穿越成了楚王妃,還好她的夫君宇文皓是個明事理的人所以從來都不阻攔她做任何事情,愛情從無到有好像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精彩節選:

宇文皓氣得七竅生煙,但是聽小姨子的語氣,她應該不是指使人。

這般嚷嚷,自然也驚動了元卿凌。

喜嬤嬤扶著她過來,她一身錦緞披風,拖曳在地上,因走得急,步履遷就身子,便像拉風的企鵝一樣。

“怎么回事?”她上前,看了小蘭一眼,又看了一臉狂怒的宇文皓。

元卿屏委屈地道:“大姐,王爺他竟然對小蘭……他怎么能這樣做?”

宇文皓氣得生煙,怒道:“本王在鬼池沐浴,她竟然闖進來,從背后抱著本王,我直接就拽了她出來。”

元卿屏一怔,“胡說……”

但是,她的話頓時止住,看著小蘭,“你說你出去走走,去哪里走走了?”

不過,不會,她信得過小蘭,她心性單純。

小蘭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嚶嚶嚶地哭著,哭聲傷心絕望,也不辯解。

元卿屏一時不辨真偽,不知道她是因為被欺負哭,還是因為其他。

元卿凌看了宇文皓一眼,對徐一道:“送王爺進去沐浴。”

“還沐個鬼……”宇文皓怒氣未消,卻接收到元卿凌冷冷的眸光,“把剛才被女人碰過的地方,給我洗干凈,擦干凈,徐一,你幫他洗,哪里被碰過,就使勁給我搓!”

徐一雄赳赳領命,拖著宇文皓去。

宇文皓不忘記回頭辯解,“我沒碰過她,她抱過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綠芽,綺羅,把二小姐和小蘭姑娘帶到偏廳。”元卿凌轉身便去,喜嬤

嬤急忙上前扶著。

元卿凌的氣息有些急促,她是在生氣。

小蘭被綺羅拖了起來,道:“去吧,還哭什么?王爺欺負你了嗎?”

元卿屏瞪著綺羅,“難不成是小蘭去勾了他么?”

她打死也不信。

小蘭只哭著,任由綺羅拖她進去。

元卿凌坐在椅子上,心頭的煩悶又涌了上來,有想吐的感覺。

她極力忍住,讓喜嬤嬤給她端了水,她喝了一口,才看著小蘭道:“說吧,怎么回事?”

元卿屏忍不住上前,“大姐,這事和小蘭沒有關系,她是被欺負的,你就算不為她出頭,也不該質問她。”

元卿凌掃了元卿屏一眼,“你先閉嘴,聽她說。”

小蘭卻還是只哭,不說話。

元卿凌不耐煩了,厲聲道:“別再哭了。”

“姐姐!”元卿屏失望地看著她,“她才是被欺負的那個,你為什么要喝她啊?”

元卿凌看著這個本來比較聰明的妹妹,今日是腦子秀逗了嗎?

元卿凌忍住一口氣,淡淡地道:“好,你說說,現在這事怎么收場。”

小蘭抽泣著道:“凌姐姐,我什么都不求,如今清白已損,求凌姐姐讓我留在王府,哪怕做個奴婢,伺候您跟王爺都可以,我不求名分。”

元卿凌輕嘆了一口氣,“好,既然你這樣說,那我成全你。”

小蘭抬起頭,眼底閃過一絲狂喜,“謝凌姐姐成全。”

“喜嬤嬤,你看我們府中還有誰沒成親,把小蘭指給他吧。”元卿

凌道。

“門房阿土還沒成親。”喜嬤嬤道。

“行,王府出這筆銀子,幫他們辦了婚事。”元卿凌說。

小蘭一怔,臉色大白,又哭了起來,“凌姐姐,您這是要逼死我啊!”

元卿屏也氣得直搖頭。

元卿凌湊下來,道:“逼死你?是你自己說愿意留在王府為奴婢的,怎么?不是真心話?”

小蘭嚇得一下子止住了哭泣,跪在地上磕頭,“凌姐姐,我錯了,求您原諒我。”

元卿凌口氣冷淡地問道:“錯了什么?”

小蘭哭著道:“是有人教我這樣做的,那人說,只要王爺碰了我,他就會娶我為側妃,她說凌姐姐您也是這樣成了楚王妃的。”

元卿屏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臉色發白,“小蘭,你在胡說什么?”

小蘭抬起頭看著元卿屏,滿臉的淚水,“屏姐姐,您要原諒我,我也是一時誤入歧途,我不想嫁給吳大學士,只要我成了楚王側妃,就算退婚,吳大學士也不敢去找父親的麻煩。”

元卿屏氣急敗壞,“你真是……真是糊涂,不可理喻,我還以為你被欺負了,巴巴為你出頭,你怎么就那么愚蠢啊?我真想一巴掌打死你。”

小蘭嚶嚶地哭著,茫然驚慌地看著元卿屏,又看著元卿凌,睫毛飛閃,驚懼不安。

“這樣教唆你的人,是誰?”元卿凌冷聲問道。

小蘭卻還是只哭不說。

元卿屏氣了,拽著她的手,“你倒是說啊,誰叫你這樣做?”

小蘭這才哽咽囁嚅地道:“是紀王妃,昨天紀王妃命人請了我到紀王府去,她說讓我去找屏姐姐,說我的親事,然后讓我說心里不高興,要跟你說話,想辦法混進王府去,結果恰好今天你來王府,事情……”

她的聲音,越發低了起來。

元卿屏手足冰冷,沒想到自己還被利用了一把。

她失望至極,“我沒你這個朋友了,你回吧,以后不要來找我。”

喜嬤嬤正欲出口,元卿凌阻止了她,“讓二小姐處理吧。”

喜嬤嬤只得止住了話,二小姐讓她走,還是護著了她,王府可還沒發落她呢。

小蘭哭著出去,回去收拾了衣裳,帶著侍女灰溜溜地走了。

元卿屏看著大姐,愧疚地低下了頭,“大姐,對不起,我沒想到小蘭有這個心思的。”

元卿凌微笑,“以后長個心眼就好。”

其實,紀王妃弄點幺蛾子還好,她一直無聲無息的,不知道憋什么大招,還更恐怖。

這樣小打小鬧,為她煩悶的坐胎日子里增添點兒情趣,再好不過了。

元卿屏恨聲道:“那紀王妃為什么像瘋狗一樣咬著您不放呢?”

元卿凌輕責,“不得無禮,怎可拿狗與她相提并論?多寶會生氣的。”

多寶搖著尾巴沖進來,匍匐在元卿凌的腳邊,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

元卿屏也忍不住笑了,但是卻還是懊惱地道:“我以后是應該小心的,外人都知道我是可以隨意出入王府,若

有人對你心懷叵測,一定還會利用我。”

“你知道就好,除了祖母,誰都不可帶過來,或者在外頭聽到什么風聲,都不得輕信,記住了這兩條,基本出不了差錯。”元卿凌道。

  • 元后傳 截圖1
  • 元后傳 截圖2
  • 元后傳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