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寵入骨宋迦音尚巖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總裁 > 二婚寵入骨

二婚寵入骨

二婚寵入骨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麥子云

作者:慕溪

時間:2019-08-21 17:10

評語:將她重新帶入生活的正常軌道。

宋迦音尚巖小說叫做《二婚寵入骨》,這里有二婚寵入骨小說在線閱讀。宋迦音尚巖小說主要講述了:宋迦音本以為自己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是當看到丈夫出軌的那一刻,她心如死灰。幸虧在這個時候,尚巖出來拉了她一把,將她重新帶入生活的正常軌道。

精彩節選:

如果她一個月之后還安然無恙,易輕塵一定會去你們醫院調查,如果被他查出來你們合伙欺騙他,我可不敢保證他會對你們醫院做出什么事。

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真的要為了一個人品敗壞的女人,犧牲你們整個醫院的聲譽甚至利益!”

楊浩宇很是震驚,半天沒說話,低垂著頭,不知在想什么。

我知道他肯定有為難之處,也許他不是不能說實話,而是說實話的代價太大。

他需要時間來權衡利弊。

就這樣等了很久,他才艱難地抬起頭,說道,“不是我不想說實話,這件事是院長吩咐的,我也是被逼無奈。”

“院長?這里面還有院長的事兒?”齊樂驚呼道。

“如果不是院長,誰有本事讓所有部門都守口如瓶?”楊浩宇說道,“我不知道院長和宋媚是什么關系,反正事情是他吩咐的,并且不止一次地警告過我們,誰都不許泄露一字半句。”

“宋媚本事不小啊!”齊樂感嘆道,“那你倒是說說看,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是絕癥嗎?”

楊浩宇猶豫再三,才搖了搖頭。

“她得的不是絕癥,而是一種特別難治愈的性.病!”

“啊?”

“臥槽!”

我和齊樂同時驚呼一聲站了起來。

“楊浩宇,我恨你!”齊樂大聲道,“你為什么不早說,這么難治的*病,我們在一個公司上班,萬一傳染給我們怎么辦,你這不是禍害人嗎?”

齊樂這么一說,我也嚇一跳,聽人說有的婦科病坐個公交車都能被傳染上,我和宋媚接觸了那么多次,我會不會有危險呀?

“你不要自己嚇自己,這種病的傳播途徑就是通過夫妻生活,其他的只要你們不共用馬桶和內衣,就不可能被傳染。”楊浩宇說道。

“哦,這還差不多。”齊樂拍拍胸口,“那你也不可原諒,你這人太沒有職業道德了!”

“我”楊浩宇面露愧色。

我卻已經不關心這些了,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易輕塵。

宋媚自從回海市,就見天纏著他,最近他更是一直陪著宋媚,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把持不住的時候,他要是那啥了,可就完了。

“浩宇,這件事情我需要你的幫助。”我急切地說道,“但我現在必須要先去找易輕塵,問問他有沒有那啥,所以我明天去醫院找你,請你無論如何幫我搜集到證據,幫我阻止這場婚禮,好嗎?”

楊浩宇還有些猶豫,齊樂推著我走。

“我來搞定他,你快去找易總吧,找到了有事沒事都回個信息給我。”她說道。

“好的,拜托你了齊樂。”我抓起包就跑了出去。

出了酒店,我給易輕塵打電話,他很快接通了電話,但是卻告訴我他現在在醫院看宋媚。

“你在醫院門口等我,我現在馬上過去。”我說道。

掛了電話,叫了一輛車直奔醫院。

上車的時候只顧著急,沒看清司機長什么樣,車子開到半路,我冷靜了些,才注意到是個很壯的大漢,脖子后面和右手虎口上各有一個刺青,那面相說不上來是嚴肅還是兇,反正看著挺瘆人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著別是碰到黑車司機了吧?

最近兩年新聞里不總是有那種女大學生上了黑車被劫色害命的事嗎?雖然我不是大學生,可我也是女的呀!

我有點發毛。

“師傅,你車牌號多少呀,我朋友讓別人接我,我們不認識,我把車牌號告訴他一聲。”我試探著問那司機。

“車牌號呀,我也不知道。”那司機粗聲粗氣的說道。

“啊,你自己的車自己不知道車牌號,怎么會?”我說道,心里越發不安。

“這不是我的車,臨時借的。”司機說道。

借的?我有點迷糊了,借別人的車自己拉活掙錢,這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你知道我為什么要這樣做嗎?”司機居然主動問我。

“為什么呀?”我反問。

“為了等你。”他說道,側首沖我齜牙一笑,寒意森森的,我不禁打了個冷戰。

“你想干什么,快停車!”我顫聲喊道,拿起手機就要撥打110,那人獰笑一聲,劈手把我手機搶走了。

我知道事情不妙,這人分明就是沖我來的,他斷不會聽我的話停車,這時我已顧不上許多,直接就要拉開車門往下跳,后腦勺傳來一記鈍鈍的疼痛,我兩眼一黑,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悠悠醒來,四周一片漆黑,我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只覺得頭痛欲裂。

身處這黑暗之中,我的驚恐可想而知,既不知自己在哪,也不知下黑手的人是誰,更不知道等待我的將會是什么,這種一無所知的恐懼能讓人崩潰。

我連喊叫都不敢,生怕驚動了未知的敵人,就那么靜靜地趴在地上,腦子里迅速思索著一切可能性。

那司機說,他是專門為了等我的,也就是說,他知道我在那家酒店吃飯,而我去酒店是從公司就直接坐楊浩宇的車去的,路上并沒有下車,所以,他們是在公司門口就盯上了我,一路跟蹤到酒店的。

這點是毫無疑問了,但這些人綁架我是為了什么呢,是和尚巖有關,還是和易輕塵有關?

易輕塵有沒有去醫院外面等我,他等不到我會不會給我打電話?他發現電話打不通的時候,會想到我是出事了嗎?

他會不會來救我?

那些人既然綁了我,不管和誰有關,不管要錢還是要別的,都應該會通知那個人吧?

那我現在怎么辦?就只能等嗎?

我想來想去,頭痛得更厲害了。

就這樣不知又過了多久,外面忽然響起了腳步聲,有兩個人說著話往這邊走來。

我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就聽到嘎吱一聲門響,有人進來打開了燈,我雖然閉著眼睛,也能感覺到光亮。

“嘿,還真能睡!”有個男人說道,聲音挺粗的,好像是那個司機。

“是你丫手太狠了吧,快看看,別把人打壞了。”另一個男人說道。

“不可能,我有分寸的。”那司機說著話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來探我的鼻息,然后說道,“沒事,還有氣兒。”

“光有氣兒不行啊,得讓她醒啊,尚九可馬上要來了,咱得用她來牽制他呢!”另一個男人說道。

我心頭一跳,看來我猜的**不離十,這事跟尚巖有關。

我就說他昨天晚上那么突兀地給我搬家肯定有原因,他這是得罪了誰?

思忖間,又聽那司機說道,“不醒怎么辦,要不我給她做人工呼吸?”

那男人嘿嘿一笑,“這個可以有,咱倆一塊嘗嘗尚九喜歡的妞是什么味道,怎么樣?”

我嚇得呼吸都停了。

一雙大手往我臉上摸過來,我再也裝不下去,尖叫一聲坐了起來。

睜開眼睛才發現,這是一間陳舊潮濕的房間,里面空空蕩蕩的,一件家具都沒有,不知是什么地方。

“醒著呢?”司機一把將我拎了起來,“娘的,跟老子裝睡!”

“放開我,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綁架我?”我拼命踢打他。

“嘿,還挺野,黑子,給她捆上!”司機招呼那個男人,兩人一起把我反剪雙手捆了起來。

那個叫黑子的男人輕佻地在我臉上摸了一把,賤笑道,“瞧這細皮嫩肉的,怪不得尚九對她這么上心,當眾宣布是他的女人。”

他說的應該是在公司門口被記者圍堵那次。

尚巖也是,明知道自己樹敵無數,還公然在媒體面前大肆宣揚,這回好了,他的仇家直接盯上我了。

這時,外面又走來一人,站在門口問道,“好了沒,大哥讓你們快點,尚九馬上到!”

“好了好了!”黑子收起嬉笑,和司機一起把我推推搡搡帶了出去。

出了門,視線頓時開闊。

這是一個廢棄的大倉庫,我們現在是在二樓,樓下的空地上有一群人,全都是彪形大漢,這些人把一個派頭十足的男人圍在中間。

男人大馬金刀地坐在唯一一把椅子上,抽著雪茄,面色猙獰,我赫然發現,他就是那次在包房和尚巖做交易的彪哥。

聽到樓上的動靜,那些人齊刷刷抬頭看過來。

“大哥,這妞醒了。”司機喊道。

彪哥陰鷙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片刻,手一擺。

就聽有機器嗡嗡的聲音,緊接著從房頂降下來一根帶勾子的鐵鏈,我還沒明白怎么回事,黑子抓過勾子勾在我背后的繩子上,同時拿一團布堵住了我的嘴。

鐵鏈又向上升,把我凌空吊了起來。

“唔,唔”我嚇壞了,又叫不出聲,雙腳在空中踢騰著,底下那些人哄堂大笑。

“別怕,你男人很快就來救你了!”彪哥陰森森地說道。

就在這時,倉庫外面有汽車的聲音響起,車燈透過大鐵門的縫隙照進來。

“大哥,人來了!”守在門口的小嘍啰大聲喊道。

“開門!”彪哥丟了煙,吩咐道。

他話音未落,就聽咣當一聲巨響,大鐵門直接被撞開,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呼嘯著沖了進來。

  • 二婚寵入骨 截圖1
  • 二婚寵入骨 截圖2
  • 二婚寵入骨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