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溫柔妻時桑榆司南梟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總裁 > 獨寵溫柔妻

獨寵溫柔妻

獨寵溫柔妻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中云

作者:陸聲聲

時間:2019-08-20 14:40

評語:結果驚呆了眾人。

時桑榆司南梟小說叫做《獨寵溫柔妻》,這里有獨寵溫柔妻小說在線閱讀。時桑榆司南梟小說主要講述了:時桑榆被時家陷害進了監獄,在里面呆了四年,她出來第一件事就是想著復仇,他主動去找了權傾京城的太子爺司南梟,別人以為她會被趕出來,結果驚呆了眾人。

精彩節選:

停在路旁的柯尼塞格內,矜貴的男人看著手機屏幕。

發信人,時桑榆,內容是她的銀行卡號。

時桑榆還沒有忘之前司南梟說的十倍價格。

“太子爺,時小姐進半島飯店了。”

她約了人?司南梟眸子驟然一暗。

時桑榆特地去買禮服;這么晚了,時桑榆不回家;存款并不富裕的時桑榆來了京城數一數二的高檔飯店。

三個信息,在太子爺的腦海里匯聚成了一個意思——時桑榆在約會。

……

飯店的經理擦著額頭上的汗,看著面前通身低氣壓的男人,磕磕巴巴地開口:“太子爺,您……您是來用餐的嗎?”

什么事情,竟然把這尊大佛請過來了!而且,這尊大佛的臉上,有很明顯的寒意。

“這里包廂有監控嗎?”衛清出聲問道。

“有有有。”經理連忙點頭。

雖然查看包廂監控是半島飯店的大忌,但是只要司南梟開口,就是現在要把飯店拆了,經理也不敢說一句不是。

畢竟現在一身冷氣,明顯是處于不悅狀態的太子爺,天皇老子都不敢頂撞。

攝像頭內清清楚楚地看見,二樓包廂內,時桑榆坐在沙發上,她不遠處坐著一個二十五六的男人,帶著一副金絲邊眼鏡,目光很是斯文。

畫面沒有聲音,司南梟只能看見時桑榆臉上淺淺的笑,帶著幾分欣喜雀躍,跟平日里討好她的笑容完全不同。

飯店經理感受著冷氣,微微抬頭,看見司南梟那雙帶著幾分冷戾的眸子,差點沒嚇得癱在地上。

而包廂內,時桑榆并沒有意識到,她已經在司南梟的監視之下了。

時家現在應該還不知道她出獄了,時桑榆有意隱瞞,沒有告訴孫總自己的真實名字。

“云煙小姐,你知道林夫人的這些東西,都是時新月時小姐親自交給我的。她可是可以吩咐,讓我早日聯系買家。”孫總有些為難地皺起眉頭。

時桑榆微微垂眸,眼底里神色一暗。時新月跟田蕊母女倆,恨透了她,也恨透了林婉書。林婉書名下的幾個小公司與地產等,已經被她們瓜分完了,剩下的這些奇珍異寶,全都價值連城,賣出去足夠兩個人揮霍幾十年。

但是現在的時桑榆沒有任何賺錢的出路,林婉書的遺物,她連邊角料都買不起。而如果這些遺物全部拍賣出去,想要從各大家族拿回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我當然不會為難孫總。”時桑榆揚了揚唇,臉上那欣喜的笑變得疏離起來。她從錢包里抽出一張卡,遞給孫總。

“云小姐,你這是……”

“這張卡里有三十萬。”時桑榆啟唇,“我知道林夫人的東西,個個價值千萬。我只希望孫總不看僧面看佛面,能緩一緩拍賣時間。”

“云小姐想要緩多久?”孫總舔了舔唇,問道。

時桑榆想了想,出聲:“一個月吧。”

“云小姐這就是在為難我了。”

聽見孫總的話,時桑榆心里一沉:“孫總是覺得我開出的籌碼不夠?”

三十萬,是她從所有積蓄里東拼西湊,又去找陳管家借了不少,才勉強擠出來的。

“這不是錢的問題。云小姐,你應該知道時家的地位。京城第一豪門,時新月小姐又是時家唯一的女兒,她吩咐我盡快拍賣,我若是違約了,豈不是整個京城都沒有我的容身之地?”

“……不過,如果云小姐實在有特殊情況,孫某也并非不近人情。只是孫某得看看云小姐付出的心意了。”

說到最后,孫總那張斯文的臉上,露出了幾分貪婪的神色。

時桑榆的臉冷了下來。孫總的意思是,要讓她主動獻身?

孫總靠近她,手也不老實地撫上了時桑榆如玉般的脖頸。臉上滿是得逞的笑:“云小姐考慮得怎么樣?”

這么美艷絕倫的女人,他活了二十幾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玩玩都覺得可惜了。

還沒有等時桑榆反應,只聽見“砰”的一聲響,包廂的門立刻被踹開了。

孫總被人拎了起來,扔在地上,模樣看上去十分滑稽。

時桑榆抬起頭,眸子正好對上司南梟。四目相對,男人的神情冷得讓人打顫。

司南梟怎么會在這里!這個時候,他不應該是跟李嬌嬌待在一起的嗎?

一想到剛才孫總試圖吃她豆腐,還被司南梟看見了,時桑榆就覺得頭疼。這個男人占有欲極強,現在肯定很不得弄死她吧~

兩個人都沉默了良久。最后,是司南梟先開的口。

他修長的指挑起她的下巴,”聲音分明有幾分咬牙切齒的意思:“時,桑,榆!”

時桑榆的臉上勾起甜笑,貓瞳一挑,分外勾人:“太子爺又在擔心桑桑啦?”軟軟的嗓子,撒起嬌來,讓人想要揉揉頭。

只可惜,撒嬌賣乖對于此時此刻的司南梟來說,是沒有用的。

男人的手驀然加重了力道,擒住她下頜。如果換做別的女人,肯定會被疼出眼淚來。

時桑榆感覺下巴快脫臼了,但是她在南郊監獄里什么苦沒有受過?時桑榆臉上的笑淡了幾分,桃花眼卻依然璀璨盈盈地看著司南梟:“……太子爺,你可以放開我嗎?”

下巴被控制住,她有些吐字不清,但并不顯得可笑,相反,還有些可愛。

司南梟低低地嗤笑一聲,放開她,轉身:“衛清,帶孫總出去好好談談。”

“是。”衛清點頭。而剛才對著時桑榆色-瞇-瞇的孫總,臉上寫滿了懼怕,卻不敢出聲。

孫總被衛清帶出去之后,司南梟也出去了。

包廂內,瞬間只剩下了時桑榆一個人。

她將桌子上的卡收回錢包里。腦海里浮現起剛才司南梟冰涼的眼神,不禁覺得有些頭痛。

司南梟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就算他丟下自己的新歡不管,也不應該來跟蹤她啊!

她現在是司南梟的寵物。自己的寵物主動送上門去被人惦記。太子爺這么小心眼的男人,自然會心生不悅。不悅的后果就是……她就等著失寵吧!

想到這里,時桑榆猛地從柔軟的沙發上站了起來。

不行!她必須快點去找司南梟解釋!

  • 獨寵溫柔妻 截圖1
  • 獨寵溫柔妻 截圖2
  • 獨寵溫柔妻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