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輩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庫 > 靈異 > 鼠輩

鼠輩

鼠輩

10.0

手機閱讀

來源:九域

作者:鱸昌

時間:2019-07-15 12:10

評語:給渣男一擊。

程璟晏星河小說叫做《鼠輩》,這里有鼠輩小說在線閱讀。程璟的父親在研究之時意外失蹤,為了找尋真相,程璟義無反顧的踏上了父親的道路展開了變異物種的研究,晏家公子晏星河在她身旁一同陪伴著她,一心調查父親失蹤真相的女科學家程璟X色彩辨認障礙卻酷愛油畫的晏星河。

精彩節選:

到了中午,組員三三兩兩結伴出去吃飯。程璟到樓下就近挑了個三明治,突然想起晏星河來,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她公寓,午飯怎么解決。不過他有手有腳,現在外賣APP這么多,總不至于餓死。

她想起周洋拜托她的事,給段琳瑯去了個電話。

“喂,程璟。”那邊一個男人的聲音,還沒等程璟問她是誰就自報家門,“我許靈。”

許靈也是程璟和段琳瑯的大學校友,還是晏星河的發小。兩人上大學時只聚會時打過幾次照面沒怎么說過話,畢業之后他跟段琳瑯合開了一家酒吧,因為段琳瑯跟程璟關系好,兩人交集反而也因此多起來。

程璟跟他打了招呼,問:“琳瑯呢?”

“哎喲你可別提她了!”許靈抱怨著,“剛從國外回來,直闖酒吧就開喝——哎小姑奶奶,您別往吧臺上爬啊,有客人,有客人看著呢!”后面半句顯然是在招呼段琳瑯。

許靈好不容易把段琳瑯從吧臺上哄下來,出了一腦門汗,繼續跟程璟訴苦:“問她怎么了她也不說,你要不過來勸勸她,別的不說,讓她別光撿貴的喝啊!”

程璟看了一眼日程,有些抱歉:“今天我恐怕過來不了了,實驗室那邊還有事兒要忙。我也不知道她出什么事兒,就麻煩你多看著她點兒,待會兒送她回家了。”

“那沒問題。”遠水解不了近渴,許靈本來也沒抱著程璟一定會過來的期待。掛了電話,他轉眼一看,段琳瑯已經沒在喝酒了,開始跟酒杯較勁兒,杯子往吧臺上滾,“啪”地一聲掉在地上,碎了。

許靈額角開出一朵黑色的十字小花,將段琳瑯手里拿著的另一個杯子搶過來,段琳瑯惡狠狠地盯著他,口齒居然還很清晰:“拿來!”

“不給!”合作四年,許靈覺得自己平日里受夠了段琳瑯的欺負和刁難,報復的機會一到,難免有些得意洋洋。他一腳踏在凳子上,將那酒杯舉得高高的,笑瞇瞇地看著段琳瑯:“叫爸爸。”

段琳瑯冷冷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來,偏偏倒倒地朝他走過來,一口咬在他裸著的胳膊上。

“啊啊啊啊啊啊我擦!”許靈在慘叫聲中后悔敗下陣來,同時開始后悔,自己當年居然在青澀又純情的大學時光認真地追求過這個惡形惡狀的女人,簡直是悔不當初,老天叫他瞎了眼。

今天天氣很好,陽光從一整面單向玻璃外照進辦公室里來,外面雨后初晴的景色看起來很有幾分賞心悅目。

男人眼角已有幾分掩飾不住的皺紋,整個人卻仍有一種外露的威嚴。他靠在辦公室的椅背上,正在講電話:“網上的視頻你看到了吧,我已經找人刪掉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低沉,聽不出來年紀:“看到了,拍得很清楚。”

男人對對方這種無所謂的態度有幾分惱火:“這東西泄露出來是你的責任,你最好把它們管好!”

“我的責任?”那邊似乎笑了一聲,說:“……到時候追查起來,找人刪視頻的……可不是我呢。”

“你!”他少見的有些憤怒,“你別忘了,現在我們,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

對面的男人毫無意義地笑了一聲,并不接他的話茬:“晏總,我勸你還是不要自作聰明地好。”他正在黑暗的地下室里徐徐穿行,像是隨口說著:“對了,新的這批,我要處理掉了。如果晏總需要我幫忙處理……的話,十分樂意效勞。”

“閉嘴!”這頭的人此刻暴怒起來,直接掛斷了電話。

“呵。”黑暗中的男人哂笑一聲,在一道鐵柵欄前面停住,拉開燈,光亮瞬間傾瀉下來,籠子里似乎關著什么動物,它們身上掛著破舊的布料,在電燈亮起的那一瞬間蜷縮成一團,只剩下幾條纖長的尾巴露在外面,喉嚨里發出輕微的嗚咽。

男人拿起一根放在邊上的鐵桿,伸進柵欄里去撥弄著那團在一起的生物,他嘴角仍保持著愉悅的笑,籠子里的東西在他的撥弄下抬起頭來,赫然是一張人臉。

晚上沒睡好,白天就容易犯困。

程璟坐在電腦前,看了幾篇實驗報告就開始腦子發蒙。她捏了捏眉心,目光呆滯地在空中某個點停了一下,順手拖過椅子上的抱枕,趴著就開始睡覺。

隨時隨地,只要困了就能睡,算是程璟的特殊技能。她加入基地時才大二,工作量大不說,知識網絡根本跟不上師兄師姐們,有時候開會甚至聽不懂他們在講什么。她自己發狠,帶著枕頭和面包,整整三個星期都窩在基地實驗室里惡補,不管外面是什么時間,餓了就啃面包,累了就去實驗室沖涼房沖個澡,困了抱著枕頭就睡,不出十秒,能立刻睡著。

后來自己學得多了,慢慢能跟上進度,她不再需要整天惡補,不過在基地隨時備著枕頭倒成了她的習慣。

這次一樣很快睡著,不僅睡著,還做了夢。

夢好像是接著昨晚做的,好像又不是。她一會兒看見粉頭發的晏星河被男男女女包圍著,仰頭一杯接著一杯地喝酒,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也擠進人群,跟著大家起哄、拍手。一會兒又好像是聚會結束,孫茉走到晏星河面前,大大方方地要聯系方式。她好像聽見段琳瑯在說:“我家跟晏星河家關系還挺好的,就見過幾面。你要打聽什么啊?你不會真看上他了吧?我先跟你說啊程璟,我覺得他這個人……”

他這個人怎么了?琳瑯當時是怎么說的?程璟拼命想,卻一點兒也想不起來。

一轉眼又是在小明山度假山莊,她看見自己一步一步往山深處走,忽然腳下沒踩實,從一片綠色的藤狀植物中陷下去,跌在坡下滾了好幾圈。

吱吱吱——

幾只老鼠后足異常地長,從她跌落的地方四處逃竄,動作飛快。有一只尖叫著朝她跑過來,爪子在她腳腕上劃拉出一條口子,血珠迅速沁了出來……

程璟一下子驚醒了,額頭和后背一片潮濕,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她往洗手間走,冷水往自己臉上一拍,腦子清醒過來,突然想起來了。六年前,她就在小明山見過變異的老鼠……準確來說,是還未完全變異的老鼠。

電梯里表示樓層的數字跳動著,樓層緩慢上升。

程璟換了鞋,提著剛從超市買來的一大袋子菜去了廚房,然后走到客廳,接了一大杯水,站在原地,慢慢喝完。

晏星河居然還在,斜靠在沙發上睡著了,客廳也沒開燈,不知道他睡了多久了。程璟開了盞光線比較柔和的小燈,走到他跟前,猶豫了一下,拿手背試了試他額頭的溫度。

沒昨晚燒得厲害了,看樣子有按她留下的便簽吃藥。

站了一會兒,他沒有醒過來的跡象,程璟轉身去了廚房。她今天回公寓比平常要晚,因為去超市買了菜。平時都是一個人住,家里常備的都是速凍食品和面條,正經要買菜做飯的時候,她居然有些躊躇起來,不知道該買些什么。

她一邊往籃子里撿青椒還一邊在想,說不定晏星河早就已經走了呢?她買這么多菜,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自己吃完。

但是他還在。

晏星河在廚房里叮叮當當的切菜聲中醒過來,程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了,在廚房做飯。

他走到廚房門口,看著程璟忙忙碌碌的背影。切好的菜放在一個一個盤子里,她系著圍裙,看起來氣定神閑又井井有條。

程璟往油鍋里舀了一勺豆瓣醬,若有所感地回頭一看,晏星河又倚在廚房門口看著她,見她回頭,問:“需要幫忙嗎?”

她拿起鏟子在鍋里翻了兩下,將肉沫倒進去,在油煙聲中問他:“不用,很快就好。你今天吃藥了嗎?”她能肯定他吃了,但好像不這樣問一問,兩個人也沒什么話能說。

果然,他回答:“吃了。”

“哦。”她應了一聲,好像又沒什么可說的了。但好在鍋里叮叮當當,總不至于兩個人獨處,那樣安靜的尷尬。她裝作有些忙的樣子,將豆腐倒進鍋里,一陣水汽撲了上來,很快被盡職盡責的抽油煙機消滅干凈。

程璟沒再回頭,卻老覺得他的目光讓她如芒在背。她將麻婆豆腐盛出來,撒了一撮胡椒粉,這一回,沒放蔥。

她將碗推到旁邊,順手將裝著肉和青椒的盤子拿過來,側頭瞥了一眼門口。

原來晏星河已經沒在那里了。

兩個人坐下吃飯,已經是晚上七點多。

明亮的大燈下面,兩個人話都不說,一時間只有碗筷相碰的聲音。程璟一貫沒什么表情,看不出是自在還是不自在,晏星河倒是很從容,也不挑食,每樣菜都夾一點。

“對了。”還是程璟先打破沉默,“你回國多久了?”

“上周剛回。”晏星河夾了幾次豆腐沒夾動,程璟順手拿了個勺子給他。

晏星河接過勺子,沉默一會兒,說:“我在你這里借宿兩天,不會不方便吧?”

  • 鼠輩 截圖1
  • 鼠輩 截圖2
  • 鼠輩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學網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5015004號-2

水果拼盘稳赚包六肖